關於部落格
吐血= =還有好多沒上傳...
  • 2679679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第十一卷 下界變化 第九章 初顯威力

 

  七老和火癡的表情,讓一直在暗處的赤明立刻皺起了眉頭,按道理,以七老七人的實力應該不會出現讓他們七人同時皺緊眉頭的人了,可現在他們七人卻都皺起了眉頭,如此說來,這後來的四個人絕對不簡單。

  于是赤明便想要顯身相助了,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感覺到又來了兩個人,這次又會是誰呢?想到才此處,他有退了回去。

  “哈哈!這許久不曾下來,想不到這次一來就能遇到這麽多老朋友啊!”一個聲音從虛空中傳來,讓兩邊的人都爲之一震,由于兩邊的人都不确定這次來的人到底是哪邊的,所以大家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等待。

  沒過一會兒,軒龍和池風袖兩人還有貝貝一獸便出現在了兩對人馬的中間。接着軒龍便對着七老和火癡道:“晚輩羅天上仙拜見原界七老,拜見火癡大人。”說着他又回身對元水、川明軒等人作揖道:“晚輩軒龍也見過幾位前輩了!”

  川明軒聽着心想:“怎麽到我們這裏聽着這麽别扭啊!”

  川明軒隻做此想,元水、震風想的可就不那麽簡單了,如果說先前天蝕的到來,雖然口頭上說是奉釋帝之令而來,但并無實證,就算真的争鬥起來,仙界過問起來也可以以此爲由一推四五六稱不知道仙界已經插手了;可是現在來了一個羅天上仙,這就不能說不知道了,要知道羅天上仙在下界的行動可是直接代表仙界整體的。

  這隻是讓他們兩人驚訝的一點,還有一點就是随軒龍一起到來的另一人一獸,人他們是可以看出修爲,但這獸他們卻完全看不透,而且他們還看出這個年輕人雖然還隻是金仙境界,但其氣勢絕非一般仙人可比。

  “喔!原來是羅天上仙架到,不知您的到來是否代表着仙界一定要插手咯!……”元水如此說着,然後轉頭看了看池風袖道:“這位是……”

  軒龍聽着元水的話,稍微愣了愣并爲進行回答,而是轉身來到了七老的身邊。他雖然綽号“木龍”但也不是木到這麽傻,現在要是回答了,就等于給仙界提前樹敵,所以還是光做事不說話的好!

  池風袖見對方爲到自己,便不慌不忙的上前作揖道:“晚輩池風袖見過幾位前輩!”說完也來到了趙豪的是身邊去了。

  軒龍不繪畫,這讓元水心裏那個氣啊!可是他知道現在雙方的實力是半斤八兩,誰先動誰就先失先機,于是他隻能一忍再忍,還是回到了自己的陣營裏去了。

  就這樣雙方都不再說話了,隻是相互看着,畢竟他們都沒有必勝的把握(赤明是神界的人,知道他在這裏的人都明白,不到萬不得已赤明是不會出手的!)

  過了許久之後,川明軒終于還是第一個忍不住要出手了,他首先展開了攻擊,而且沖着趙豪而去。不過可惜迎接他的不是趙豪而是軒龍的金索纏。

  川明軒和軒龍動手後,雙方的人除了元水、火癡、池風袖、震風還有天蝕五人沒有動手了,其他人就都各自找到自己的對手争鬥了起來。

  元水、火癡不動,完全是因爲屬性相克不敢随便動手,而震風則是不确定,他對池風袖身邊的貝貝不确定,天蝕則是完全沒有人和他打,他也就樂得悠閑,而這也給了争鬥的對方一個警示。

  争鬥的雙方,七老對上了最後出現的四個人,雖然人數上七老占優,但因爲雙方都是接陣而戰并非單打獨鬥,兩個陣法争鬥在所有的争鬥中顯得格外的顯眼。

  趙豪則是與紫影仙子對上了,雖然紫影仙子比趙豪先升爲仙人,但趙豪在幻神天這獨特的環境下修煉,而且有那麽多的前輩高人指點,他的實力也不在紫影仙子。

  本來這次紫影仙子有紫龍刃,應該能幫她,但不知道爲什麽,在知道紫龍刃是當年傅山的兵器後她竟然不敢再用了,而是從争鬥以來一直都在用自己煉制的兵器——紫擎劍。

  看着兩方的争鬥,赤明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感覺,總覺得有什麽地方不對勁,但一時間又說不上來是什麽。

  “哼!火癡,你我現在的修爲也就半斤八兩,要是我們真的鬥起來,你覺得能勝得過我嗎??”元水極其傲慢的說道。他很清楚火癡的性格和實力,他也知道在火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想要勝他可能性很小。

  不過這次他的算盤可就打錯了,如果是以前的火癡也許這幾句話能讓他發怒,可是在跟着李強走過一段時間,在原界有見了這麽多高手的處事方式,加上自己又修煉了這麽多年,如果還是一點變化都沒有那他就不是火癡而是癡子了。

  隻聽到火癡不緊不慢的把雙手背到背後緩聲道:“還有什麽盡管說吧!我洗耳恭聽!!”

  看到火癡如此冷靜的對待,元水明顯的呆住了,不過他馬上又恢複常态道:“好!那我也就不再多說了,看仔細了……飛洪傾天!!”

  元水話音剛落,在他的背後立刻就有一個大水柱橫空而出,它們沒有直接落下,而是在天空中打着轉似乎在等待着什麽。

  火癡微微擡頭看了看水柱,有瞟了瞟元水道:“哼!好一個飛洪傾天,不過……你不覺得你控制的時間也太久了點嗎?……火風出世!!”說着,一隻炫疾天火構成的火鳳凰從火癡的胸口騰空而起,筆直的沖向了天空中的水柱。

  看着他們的争鬥,震風這才緩緩的張開嘴道:“你是晚輩,我讓你半招,來吧!!”(他本來是想讓一招,但一想還是沒把握。

  池風袖原本以爲對方要直接攻擊的,沒想到對方會先讓自己半招,聽到的時候稍微愣了愣,猶豫了一下後道:“既然如此,那晚輩就不客氣了!”

  池風袖水完,将雙手緩慢提起,當手達到腰間的時候,隻見他将身子一聳,立刻在他的身邊出現了九把劍,而且九把劍各自釋放着華光并且在他的身邊由慢到快的旋轉了起來。

  “咦!這是什麽招式,九天神劍陣裏沒這招啊??”看得糊裏糊塗的赤明自語道。

  其實這是池風袖在那神秘一界領悟本源能量的同時領悟到的一個境界,他将這個境界運用到了幻化的九天神劍上。

  看着旋轉着的九把劍,震風剛開始還不覺得怎麽樣,但隻過了一會兒,九把劍所散發的氣勢讓他慢慢的感覺到了危險,但是做爲前輩,先前的話已經說在那裏了,于是他長長的舒了口氣準備着迎接這招了。

  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池風袖本來隻想稍微旋轉就釋放出去的,但現在他看着旋轉越來越快的劍,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了,不過好在的是這樣的旋轉沒有耗掉他多少仙靈之氣。

  又過了好一會兒後,九把劍依然沒有停止旋轉,倒是其他人都停止了争鬥,因爲九把劍的威勢已經擴大開來影響到了周圍靈氣的變化,感覺到這些的這些高手當然立刻就停止了争鬥看看到底怎麽回師了。

  看着這樣的情況震風的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他明白這樣蓄勢越舊,對自己越不利,可自己又不能說什麽。也就在這個時候池風袖的耳邊傳來了赤明方才明悟的聲音道:“小子,這招雖然厲害但不是你能招架和控制得了的,趕快想法辦切将它放出去,實在不行就切斷聯系!要快!”

  池風袖雖然不知道說話的人是誰,但他很清楚,這說的都是實際情況,于是他一咬牙,大叫道:“九劍狂嘯給給老子放!”這是他自修行以來第一次罵出了口。

  震風聽到池風袖的放字後,心中的石頭猝然放下,同時竭盡全力的布出了防禦,可是他布到一半才發現,對方的招式并未放出,而是繼續在旋轉。

  聚而不放,放而不出,這樣的反噬讓池風袖微微的吐了口精血,赤明一看不行剛要自己出手,虛空中卻傳了來李強的聲音道:“好徒弟,你怎麽有了‘九天神劍陣’就忘記了自己的飛劍呢?”

  池風袖一聽這才想起自己還有師塵重劍沒有用上呢!于是再次大叫道:“師塵重劍切!”他的話音剛落,師塵重劍破空而出,直接加入了那九把劍的行列中,由于突然多出一把來,劍陣立刻變化,這樣以來池風袖才抓住着變化的瞬間重新掌控了招式,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對震風道:“前輩小心了!!劍舞狂嘯!”

  因爲多了一把劍,所以他把招式也改了,而着個名字也是池風袖臨時想到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