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憂鬱

關於部落格
吐血= =還有好多沒上傳...
  • 266299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三卷 徹底解決 第五章 “放” “收”


  “風袖啊!你明白就好,明白就好!現在看來我們隻能帶着這個佰無監小子了,不然他就真的會給封緣派帶來威脅啊!”軒龍走過去拍着池風袖的肩膀道。

  池風袖回頭笑了笑沒有說什麽直接走到澹環跟前道:“将他放出來吧!我會想辦法幫他的,這些日子麻煩你們了!”

  澹環仔細的看着池風袖道:“池前輩!放他出來的話那魔氣……”

  她話沒說完,軒龍便笑了笑道:“呵呵放心,要我一個人擋住魔界大軍也許我不敢保證沒問題,但這些魔氣我還是敢保證的!”

  聽到軒龍的話,澹環也是尴尬的笑了笑道:“當然不怕拉,隻是這樣會不會耽誤兩位前輩的事呢?”

  其實澹環隻是因爲尴尬找話說的,但卻剛好說中了軒龍與池風袖的心事,追蹤“劍靈”雖然依然頭緒,但已經是迫不及待了,要是處理得不好,随時可能在修真界引發仙人大戰,搞不好神人也會出手,到那個時候就不好辦了。

  澹環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搪塞的一句話竟然能讓他們兩人有如此大的反應。“額!兩位前輩怎麽了?”

  還是軒龍厲害首先醒悟了過來道:“沒事!你放他出來吧!風袖準備好了嗎?”

  池風袖笑着點了點頭示意可以了,于是澹環手起靈決将封緣木鼎揮上了天空,并将它倒轉了過來,過了一會兒後一道金光射出,佰無監被放了出來。

  看着佰無監出來時的樣子,池風袖愣住了,他竟然還是在修煉的姿态,看來被禁制的時候就是這個姿态了,而且是被強行禁制的了!

  池風袖雖然驚訝,但也不是沒有一點準備,發現封緣木鼎的金光散去的瞬間,他的禁制立刻揮了過去。

  也就在這個瞬間的空檔,空中的魔氣立刻就有了反應,立即向着佰無監所在的地方沖了過來。軒龍一看,冷聲道:“嘿!反應倒是挺快的啊!竟然這點空檔都不放過啊!好!那就看能不能過我這關了。”說完軒龍的身行便出現在了空中,同時他手中仙靈決不斷閃現,空中瞬間就出現了一道屏障,那是軒龍剛才布的防禦禁制,現在魔氣根本就進不來!

  “哼!”軒龍冷哼着,可當他剛剛轉身欲走的時候,他猛然回頭看向了空中,似乎發現了什麽不對!

  除了池風袖和佰無監外其他人都被他這麽突然的一下給吓了一跳,因爲軒龍轉頭的瞬間釋放出了羅天上仙的氣勢,那豈是這些修真者能承受得了的。

  軒龍的氣勢一放出,池風袖立刻就感覺到了,于是趕緊傳音道:“軒前輩,收住氣勢!”

  軒龍這才想起自己還在修真界,他收回氣勢後不等池風袖問就直接回答道:“這個小子怎麽這麽邪,竟然直接由修真者修起了血魔?”

  “血魔?”所有人都驚訝道,這裏除了軒龍沒有一個明白血魔的含義,但看着軒龍緊張的樣子,便知道着血魔絕對不簡單。

  池風袖剛要說話的時候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了過來:“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想不到想不到啊!竟然是血魔!”

  話音剛落,一個身披深紅袈裟的和尚走了進來。那和尚進來後第一眼就看到了軒龍,他先是驚訝了一翻,接着趕緊拜見道:“晚輩津陽佛宗宗主法然拜見羅天上仙軒龍大人!”

  軒龍也是一驚,心想:“這次我可是掩飾了真容和氣勢的,這個法然卻能一眼看穿,佛宗果然不簡單啊!”

  他上前扶起法然剛要說話,法然又繼續道:“前輩無須驚訝,我之所以能一眼認出前輩,隻不過是因爲萬物之相在常人眼裏隻現于外,三千世界有三千相,但在我的眼裏沒有相,所以我能一眼看出前輩修爲境界,隻能看清前輩的外在而不見本尊。”

  這下在場的人都驚訝了起來,他們不是驚訝于這個和尚能一眼看穿軒龍的身份,驚訝的是佛宗的功法竟然精湛到了這種地步。

  軒龍笑了笑道:“宗主果然不凡,您是佛宗的人,有辦法嗎?”

  軒龍雖然沒有說明,但在場的人的卻都明白他說的是什麽!法然聽和軒龍的話轉頭看了看池風袖和佰無監道:“軒前輩,請恕我直言了!要想救他除非是佛宗長老,不然……,可惜佛宗所有長老都已經在佛界開啓的時候就不在這一界了,晚輩也無能爲力,除非木子大長老能來!”

  “呵呵!兩個都不可能,要到佛界去,可我們現在連則麽去都不知道,李老弟現在在神界根本沒辦法通知到,而且就這點事他也未必會爲此下來,神界的事比這裏重要得多!”(在重玄派與對方抗衡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李強已經回到了原界)

  “那怎麽辦啊?”這下澹環可就忍不住了,也就在他說話的同時,池風袖已經将佰無監完全的禁制了起來,他起身對衆人道:“無論該怎麽辦,我都會帶他走,而且這裏離小霖天太近了,弄不好把魔界的熱呢引出來了就不好辦了!”

  其實池風袖也是瞎擔心,這裏的一個通道早就被李強用補天訣給封好了,沒有絕大神通的人是不可能将它重新打通的,在魔界除非是散人級别的人才有能力,但是這種級别的人也是不會來做這種事的。

  軒龍雖然知道這一點,但考慮到要盡快追蹤“劍靈”,也就不去揭破了!而是點了點頭不說什麽,其實也就是在變相的承認了。

  “阿彌陀佛!池前輩如此一來拖久了他的魔性會更大,更不容易控制的!”法然單手立于胸前道。

  池風袖回禮後道:“宗主說的是,但是把他留在這裏也不是辦法!我們把他帶走,有兩個仙人也許還能稍微的對他進行下克制!”

  “前輩說得也是!……”法然剛要繼續說下去,軒龍忽然想到了什麽對他道:“宗主!你來此恐怕不是隻爲了讨論是否将這個小子帶走吧?”

  法然笑了笑道:“軒前輩說的是,晚輩到此是爲了告訴澹掌門,其他幾個門派已經開始有動作了,還請澹掌門做好準備。”

  澹環對此雖然早就準備的按依然有些吃驚道:“這麽快?東方……”她剛要去安排,軒龍與池風袖兩人同時上前攔住了她。

  池風袖想了想道:“不要準備了,我和軒前輩立刻就帶佰無監走,你就說是個誤會吧!”

  他剛說完,軒龍也說話道:“的确,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和風袖也不便多留!對了,我們如此帶着他也不方便,澹掌門還是借你的封緣木鼎吧!這樣可能方便點,當然我們一定奉還!”

  其實這不用軒龍來說,他是羅天上仙,仙器都不怎麽在乎豈會在乎這些寶器呢!更何況羅天上仙豈會言而無信呢?

  “呵呵!軒前輩說過了,羅天上仙借我派兵器是我們的榮幸,何況您借去是爲了救我封緣派的人呢?”澹環呵呵的笑着道。

  池風袖回頭看了看佰無監然後對澹環道:“如此,你就把他再收進去吧!”他說完這句話後,自己都覺得好笑,放出來了卻又要收回去!

  軒龍看着池風袖的笑,先還有點不理解,不過馬上又理解了!他也笑了起來。不過笑歸笑,事情還是要辦了,在一切準備就緒後,澹環将控制靈訣給了池風袖,然後他們便再次乘着軒龍的光輝星耀走了,池風袖還是有點不放心于是,在星耀内連動引訣在封緣派外圍的那寫強上用盡力寫下了些字,其實在星耀中這麽做是很危險的,但軒龍沒有去制止,他知道這是一種關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