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憂鬱

關於部落格
吐血= =還有好多沒上傳...
  • 2653241

    累積人氣

  • 7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 愛情永不寂寞

當女人愛上男人,這份情是熱烈的,是溫柔的,是不悔的。
  陳佩頤彈奏一手好鋼琴,她的最愛是音樂,參加各種的研習營與比賽,
只有音樂才能讓心靈滿足。如今,她的最愛是一位男生,雖然她才二十歲,
還是學生的她,已經知道愛是甚麼,明白所追求的感情是甚麼。
  二十歲生日那天,是鳥語花香的春天,好朋友林小萍與許湘蓉為她慶生
,還有一位男生加入。
 「佩頤,像妳介紹一下,這是我的表哥,古眉風,也是大學生,妳可以叫
他小風。」林小萍對著陳佩頤眨眼,微笑著說。
  男子傻呼呼的立正站好,頻頻彎腰點頭說道︰
「二位同學好,我是小萍的表哥。」
  佩頤覺得那男生好有趣,略帶磁性的嗓音,有著濃眉大眼,微捲的頭髮
,身高與她一般,虎背熊腰的身材,卻有不成比例的腰圍,這是對他的第一
印象。

  當夜晚九點多,小萍就拉著佩頤到宿舍的公共電話筒前,先是小萍撥電
話給表哥,然後要求佩頤與他講話。就這樣連續三天之後,當佩頤心情不好
或是課業壓力大時,就會主動打電話給古眉風。
  每次講電話時間都超過二個小時,當有人在後頭排隊,佩頤就會掛斷,
靜靜站在一旁,準備再撥,因為與他聊天,心情好愉快,常常笑的合不攏嘴
,這是消除一天壓力的好方法。
  而眉風特地花了六仟元申請電話號碼,如此可以陪著她談天說地。原本
九點的電話聊天,改為十一點準時鈴聲響起,這樣可以省下不少電話費。
  四個月過去,沒有停止聯繫,眉風的樓友都知道,到了十一點就不能吵
他。存了一撲滿的零錢,準備第二次見面時,交給佩頤。

 「小風,音樂班的小朋友要我帶他們出去玩,可是我對台北不熟,怎麼辦
?」
 **************************************************************
 「頤,星期五如何?我安排行程,帶妳四處走走。」眉風說。
 「可是我從來都沒有單獨與男生出去玩耶!何況只有與你見過一次面……
好啦!妳要來接我哦!十點。」佩頤緊張又猶豫的說道。

  終於古眉風與陳佩頤二人展開接觸式的戀情,不再是單純的電話交談。
  第二次見面,眉風騎著老舊機車,先到美術館,三個小時後,來到遊樂
場,佩頤因為玩「海盜船」而頭昏想吐。見天色漸暗,慢慢騎車上陽明山,
原本想到擎天崗,可是天色太暗,只好停在路旁,倆人坐著聆聽蟲鳴水流聲

  非假日,宿舍十點關門,不能駐足太久,哄隆隆的引擎聲夾伴著涼爽的
風下山,幸好眉風有帶夾克讓她穿,夏天的山風不是南部來的人能夠適應的


  交往了一個月,倆人常鬥嘴吵架,為了一點小事或一句話,可以讓佩頤
馬上下車,含著淚水頭也不回到走離。眉風就算當時生氣,還是會追上佩頤
,然後拉著她的手,擁抱著她,讓淚水沾上他的肩膀。
  倆人曾經約定,生氣時不能跑太快,佩頤的腿長,他擔心追不上。
 「我不想一直與你爭吵!這樣好累!我們可以不要再吵了嗎?」
 「我也不想吵了。我愛妳,頤。可以這樣嗎?妳生氣時我不生氣,我生氣
時妳不生氣。」
 「好,就這麼說定了,這話是你說的,可不能忘記哦!」

  眉風到外島當兵了。習慣倆人朝夕相處,習慣倆人相擁談心,甜美的回
憶烙印在倆人心中,半年才能見一次面,這等待好漫長,這期待需要愛來充
滿。
 **************************************************************
  收到第一封信是佩頤寄來的。

親愛的風︰
  知道不能與你共度歡喜與傷心,可是我會堅強的,不再是愛哭的女人,
如你所說,我已經長大了。明天的鋼琴比賽你不能騎車接送我,不能看到我
穿你最喜歡的那件長裙洋裝,可是我會為你彈奏莫札特鋼琴協奏曲第21號
第二章。晚上睡不著,你知道我是最緊張的人,請放心,比賽結束後我會快
快回家睡覺。放假時我會去看你的父母,他們很疼我,前天帶我去吃大餐,
古媽媽送我一個玉鐲,真不好意思!他們很健康,請你安心,等你平安退伍
。若是部隊很嚴,沒有打電話給我沒關係,我會一直想著你的。退伍後就要
娶我哦!附上一首詩,你會喜歡的。我好想妳,好愛你。
                             你個頤上
蜀僧抱綠綺,西下峨嵋峰,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
客心洗流水,餘響入霜鐘,不覺碧山暮,秋雲暗幾重。
 **************************************************************
  當兵一年半,眉風返回家三次,還有一個榮譽假可以放,他的家人與佩
頤準備生日禮物,想讓他驚喜。可是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怎麼一通電話也沒
有?打電話說是坐星期一的船,晚上十一點可以到台灣,已經過了五天,仍
然沒有消息。
  晚上佩頤接到電話︰
 「頤,我有事不能回去了。幫我照顧我的父母,也要照顧好自己哦!」
  她來不及說話電話就掛斷,只覺得對方聲音好低沉,心頭不對,立刻撥
電話給古父。天一亮就坐車到他家,看著二位老人家哭紅了雙眼,已經再也
流不出淚水了。
  心頭一怔,感覺事態不對,她有種莫名的衝動,鼻頭開始發酸,淚水狂
洩。
  古母突然暈倒,二人手忙腳亂的送她到醫院,佩頤坐在病房外,兩眼呆
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古父推門走出,手腳一軟坐在她身旁,聽到他沒氣的說︰
 「妳的古媽媽已經穩定了,不用擔心。肚子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我
去買。」
  她搖搖頭,想要揮手,卻沒有力氣抬起。整個人感覺一直下沉,頭好緊
又好脹,呼吸困難,想要就此能夠窒息死亡。
 「頤,小風是這樣叫妳的吧!」古父發出微微的聲音︰「前天上午接到小
風的部隊打來的電話……要放假的前一天,有一名老兵爬到峭壁上想要摘『
一條根』壯陽,失足掛在半空中……」
  佩頤已經泣不成聲,古父拿出緊皺的衛生紙,繼續說著︰
 「小風聽到呼救聲,急忙到庫房拿繩索,想要救他……當拉到他的手時,
二人一起跌落峭壁……軍醫急救之後陷入昏迷,星期四晚上十一點宣告死亡
……」
  古父無力支撐地倒下,她緊忙地伏起並叫護士,瘦弱的她早已失去所有
的力量。
  古父仍輕聲的說道︰「我與妳的古媽媽不敢告訴妳,昨晚接到妳電話…
…妳要好好保重身體,妳還年輕……」
  醫護人員擠開她,匆忙的將古父推入急診室,留下她一人孤立在冰冷的
長廊上。

 「小風!你說過要愛我永遠,你說過要愛我一生一世,為甚麼留下我一人
!為甚麼……」

  守在病床旁,身體疲憊的想睡,可是卻無法入眠,正要低頭取礦泉水喝
,小風留下的大哥大響了。醫院是禁止使用大哥大的,她二步併一步跑到廁
所,壓低嗓聲。
 「你好,請問是哪位?」
 「頤,是我!那晚我偷偷打電話給妳……」
  她無法呼吸了,激動的心混著淚珠,張口結舌的發出聲音︰「你……」
 「剛才打電話回家,沒人接。」
 「你好不好?」她幾乎不知道要說甚麼。
 「我很好啊!只有左手受傷縫了十一針,醫官要我多休息,不准我起床亂
跑。因為我沒事,所以沒有通知妳那個船期沒有放假。」眉風快速的說話︰
「糟糕!電話卡快用完了!我收集打給妳的電話卡,快有七十張了,我會帶
回去當紀念。還有哦!再過六天我就放假了,偷偷的告訴妳,晚上一點就可
以到基隆碼頭了,天亮我就去找妳。妳怎麼不說話?」
 「你……你嚇死我了啦!」
 「好!別生氣!那個安全士官打電話給老爸,他亂講說錯了,他看錯電話
號碼,真笨!我剛才才知道的。」
 「哦!妳沒有事吧!」她露出笑臉,緊緊的握住手機,左手抓著自己的長
髮。
 「沒錢了!頤,我想妳,我愛妳。記得,我會到對面那間書局等妳。」
 「可是我中午不能休息外出耶!」她笑他還是一樣那麼傻。
 「沒關係!我可以看書啊!等妳到下班。放心,妳是我的小乖乖,我愛妳
,我想妳。真的沒錢了,就講到自動斷。」
  她歡喜的只能說出一個字──好──想要多聽他的聲音,一切來著太突
然了,糾結的心終於得到解脫。
 「頤,妳是我的小乖乖,我不會讓妳的愛情寂寞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