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憂鬱

關於部落格
吐血= =還有好多沒上傳...
  • 266299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游 C大陸ONLINE

 2118年12月,地球鳳凰城——
  滿街可視廣告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著星宇公司新上市的數字擬真遊戲——C大陸 ONLINE的廣告片,暗色的城堡在金色太陽的初升中漸漸泛起藍光,山谷中驚起一群白色飛鳥,鳥兒從空中俯視而下,躍過山峰,飛過綠色草原,黑色的土地,金色的沙漠,藍色的海洋,最後停在一位美麗的女神手中,白色的背景下,金髮碧眼的女神凝瞳遠方,手中張開一隻通體紫亮的弓箭,拉滿弓,箭飛疾而出,在螢幕前炸開七彩火焰,最後火焰凝成一行字:C大陸ONLINE 100% 你的世界!!
  無需再多言,光是這短短不過三分鐘的廣告,足以將所有愛好遊戲的人吸引,第一款100%擬真的遊戲,遼闊的視野,美麗的畫面,光是這些因素就足以讓成千上萬的人蜂擁而致。
  可最最讓游戲迷們著迷的是,以往的遊戲在出品前都會上市一些相關資料,比如相關技能,相關地圖,相關任務等,以便玩家進入遊戲後更好上手,可是C大陸ONLINE這款遊戲除了這三分鐘的廣告外,再沒有任何資料提供,連遊戲公司內部人員都沒有這遊戲的資料可以洩露,於是,神密的外紗一披上,這遊戲就變得更加灼手可熱。
  因為,一個人只能擁有一個帳號,所以拿到遊戲頭盔和帳號的人沒有幾個會出售,而第一批發售的三千萬帳號早早就售光,現在一個帳號就算出高價也難買到,所有人都在等第二批帳號的發售,而那是十二天以後的事情。
  住在鳳凰城的白冰塵會得到這款遊戲的帳號純數意外,因為遊戲對於白冰塵來說是陌生的,到是他的妹妹白烙敏對此很著迷,他的遊戲頭盔是妹妹買來的。
  鳳凰城深夜——
  “哥哥,哥哥!”一道脆亮的呼喚聲從大門的方向傳來,一個背著小紅包的十五、六歲的少女,高高興興的沖進門,身後跟著兩個人型機械人,每個機械人都抬著一個小盒子。
  女孩一頭墨黑色的長隨著走動飄啊飄,靈動的像有生命一般,一雙大大的亮麗眼睛,閃著興奮的光彩,粉嫩的唇不住的喚著房裏的白冰塵,小巧的身材一蹦一跳的沖進門。
  “放下,放下。”女孩子命令機械人放下東西,伸手在他們的身上手臂的地方劃了一張卡,然後兩個機械人就退在門外。
  女孩將門關上,一手拎著一個大盒子,來到二樓一腳踢開其中一道門。
  “敏兒……”白冰塵無奈從書後抬起頭,看著被白烙敏一腳踢開的門,不明白自己的妹妹明明有著一副美麗若仙女的樣貌,可為什麼行徑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嗨!哥哥,貨到了真準時。”
  白烙敏說著將手裏兩個盒子放在金屬包邊的黑色大書桌上,把白冰塵的書壓在了下邊。
  書桌後邊的白冰塵看上去不會超過十七、八歲,黑色如星空般的頭髮,柔順的貼著他的背影,白冰塵的容貌不是男子的英武,也不是女子的陰柔,而是不分性別的超越人類常識的美麗,微彎的眉,明亮的瞳子,微粉的唇,白晰的皮膚,淡淡的目光,沒有脫去少年的青澀,卻有著一層沉穩,曾經有人用‘超越合理的完美’來形容這樣的容貌和眼神。
  “哪~~你答應過我,這個假期陪敏兒玩這個遊戲,哪兒也不去的,昨天0點這個遊戲才上市,我今天就拿到了,嘿嘿……我們同學有的還在四處高價收買這遊戲的帳號和頭盔的呢。”女孩兒笑得驕傲,燦爛如同陽光般。
  “我記得。”白冰塵淡淡說道,伸手揉弄白烙敏的頭,一臉寵愛。
  “那好現在就去遊戲室啊,在遊戲倉裏身體處於安全狀態,想玩多久都可以。”
  “遊戲室?外邊?”白冰塵對於去外邊不是太願意。
  “不!在我房間的旁邊就是,我在咱們家自己按了一個……嘿嘿!”
  “……”原來早就準備好了,難怪去年有段時間她要裝修房子。
  “走啦走啦!”
  男孩兒無奈的被人拉著走。
  “哥,我們兩的頭盔是相連帳號,所以應該可以降生在同一地點。”女孩兒拿著頭盔率先躺在遊戲槽裏。
  “哦。我先把管家叫來,要不然這家裏就沒有人打理了。”男孩兒打開手臂上的一個腕環,不一會管家就進來,管家並不老,反而是一個三十剛出頭樣子的青年,修長的身材,一身黑色衣服,看上去非常嚴肅。
  “少爺!小姐!”
  “我要陪敏兒玩遊戲,不知道要多久,家裏你打理,有事兒的話……”男孩兒正想著有事兒要怎麼通知,因為沒玩過遊戲,所以也就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了。
  “有事兒你就進來通知我哥,旁邊不是還有個遊戲槽,我們家這三台都是連在一起的,進來就能通知。”
  “是!”管家明白後,走了出去。
  “你準備的很全啊。”
  “嘿嘿!”敏兒沒好意思告訴哥哥,一年前打聽說這遊戲要上市的時候,她就動手啦。
  “好啦哥,快點啦,我要和你一起進去,記得我在遊戲裏叫烙神敏兒,要找我哦。”
  “嗯。”男孩將頭髮撥開,散落在機械外,不像女孩兒那樣放在機械內,也躺在遊戲槽裏,起動遊戲。
  看著身旁的哥哥躺下,女孩兒瞅了瞅那頭又長又漂亮又讓她愛得不得了的頭髮,歎息了一聲,也起動了遊戲。
  =========================================
  爪子~~爪子~~
 
  降生 01
 
  戴上頭盔的一瞬間,展現在眼前的便不再是原本那冰冰冷冷的機器,而是一個他從未見過的世界,到處都是綠色的植物,腳邊有潺潺的小河流過,河水清澈見底,有數條或紅或黑的小魚遊動,抬眼望去天空是從未見過的蔚藍,白色如綿花一樣的雲,形態各異的在空中飄動,閉上眼睛,靜靜的感覺,身旁的風混著草的清香撲面而來,纏繞在身邊,久久不散,放眼看去,四周是一片嫩綠的草原,遠處是一座座山嶺,一群群白色的動物在草地上閒逛,耳邊聽得到遠處森林中數種鳥類的叫聲,這是一個引人入勝的世界……
  [您好!歡迎來到C大陸。]
  正當白冰塵靜靜欣賞著美景之時,空中突然出現一道漂渺的女音,白冰塵順著聲音看去,見一穿著紫色衣服,踩著飛行盤的女孩兒停在他面前的半空中。
  [請確認您的指紋、DNA、視網膜、遊戲帳號。]
  紫衣NPC機械化的說著早就按排好的內容,白冰塵接到要求,先是輸入了指紋,後又輸入了這個遊戲頭盔的帳號,最後將手放在機器上取血,將眼瞳對準機械。
  [玩家身份確認,請為角色命名,外貌是否調整?]
  “……冰寒一粟。”猛然間,白冰塵的頭腦中就想到這麼個名字,說完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感覺怪怪的,然後想到外貌於是說“下調最大。”
  [確認姓名成功,下調150%,歡迎您開啟C大陸旅程。]
  “等一下!”白冰塵喊住那個NPC,“能不能選擇和某個人一起出生?”想起敏兒要他找她的,可是進了遊戲裏,他就不知要怎麼找,所以才冒昧的問。
  [……可以,但兩人必須從幼年期成長。]
  “好!我要和一個叫白烙敏,遊戲帳號是X-BY458D5611J的人一起出生。”白冰塵總算松了口氣,這樣他就免去找人的麻煩了。
  [確認,兩位將出生在新手村‘賽德羅’。]
  “謝謝。”
  [歡迎進入C大陸,現在您可以開始您的旅程了,祝您遊戲愉快。]
  NPC紫兒說完便一揚手將人送出註冊介面,消失在空中,而白冰塵只感覺到身體一陣白光,意識模糊起來,那藍色的天空中滑過一道星痕。
  “呼~~今天真幸福!可以看到這麼養眼的帥哥耶!!!嘿嘿~~”一改剛才死板的樣子,此時紫兒坐上移動飛盤一臉興奮,漸漸飛向上空。
  紫兒其實是一個真人,很多的遊戲工作者在遊戲中擔任一定角色的NPC,以便給遊戲帶來更大的真實性和靈活性,這也是他們身為遊戲公司一員的工作,而且絕對不可以洩密,否則可不是丟工作那麼慘。
  紫兒回到主控室時,裏邊七七八八的坐著一群人,像是在討論什麼。
  “紫!回來啦~怎麼樣?我們今天可是遇到一個非常非常美的玩家哦。”
  “誰?”
  “露露?就是那個上次星際選美的第一名?哇~~那可是難得的大美女啊。”一旁的眾人附和著,有人甚至拿出自己珍藏的露露立體影像。
  “看!多美~~我剛才給他註冊的時候偷偷的存下來的……”說著那人還亂感動一把的。
  “嗯嗯!!多漂亮的金髮,還有那粉白的肌膚,哦還有那眼睛,那是像綠寶石一樣的瞳子啊……這是女神!我的女神!!”有個人甚至搞笑的跪在地上。
  “切!那就算美人?!沒見過市面!”紫兒站在一旁冷冷的嘲諷。
  “喂!紫,難道露露不美?”小白在一旁問。
  “切~女人!嫉妒了吧~~”一旁人好笑的問。
  “說你們沒見識就是沒見識,我今天接待的玩家才算美,這種女人和他站一起,那就不是一個檔次的,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啊。”
  說著紫兒從自己的包包裏拿出剛才偷偷留下的影響盒,打開盒子放在眾人面前。
  果然白冰塵最後在調整容貌那裏的影響被重新發了出來,立刻,剛才還在置疑紫兒話的人也閃了嘴,一個個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不是吧……真有這樣的人存在……”小白率先回過神來,有些感傷的想著,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嘿!紫~你今天攢到了,夠養眼的。”
  “真的真的,我這邊的女孩子也好可愛,像個洋娃娃……不對是古東方的娃娃,像精靈一樣。”另一個剛回到主控室的工作人員將白烙敏靈動的影像放了出來。
  整個主控室內一片譁然,像開了鍋一樣,一天裏遇到三個美人,真是賺到了。
  “快!立刻調查這三個人的資料,要是這樣人的給我們出來打廣告,相信我們還能再大賺一筆。”小白算是主控室裏的小頭頭兒,她反應過來的第一件事,當然是她最愛的錢。
  “……”眾人狂暈。
  “錢錢錢錢錢!!你想錢想瘋了~~”紫兒不屑的撇撇嘴,踢了一腳小白。
  [禁止查此人,資料不可顯示!]主腦的聲音突然傳來,果然就看到有人去用主腦查了這兩人的資料,可是結果也正像剛才主腦說的,查無此人。
  “禁止嗎……”被禁止查的人一般都是高級人員或一些被政府認為是特殊的人員,而他們只是商業姓公司,是沒有權力的。
  “看來沒指望了!”小白鬱悶的喊了一聲。
  “好啦,這遊戲剛上市一天,進入的人就已經近三千萬,錢是絕對少不了你的。”
  “喂!我們也進遊戲吧,開始工作。”
  “對啊,說不定可以遇到這兩人個呢!”
  “對對!主腦封閉主控室,打開營養倉。”
  “嗯嗯!!!這是我們研發的第一款遊戲啊~~是我們的寶寶啊~~”
  其中一個金色頭髮的男人的話引來眾人的衛生眼。不過……整個主控室的人少說也有三十幾個,竟然一下子像一個人一樣,全都以最快的速度躺在營生倉裏。
  走在最後邊的是紫兒,對於這樣的結果她早就知道,嘿嘿,正是因為知道,所以她才把影像發出來,要不然……她怎麼光明正大的玩啊,哈哈哈哈!!!有了他們這些真人扮演的NPC(智慧NPC)遊戲才更有真實性嘛!!
  “寶寶,寶寶……醒醒!”
  白光之後,白冰塵陷入沉睡中,漸漸耳邊環繞著一個溫柔的呼喚聲,還伴隨著另一個略帶催促的男音,努力睜開眼睛,立刻看到有兩張放大的臉出現在眼前。
  當白冰塵睜開眼看他們的時候,他們都笑了,笑得無比開心,如獲珍寶,那是一種像陽光一樣包圍的溫暖。
  女子高興的抱著一旁的丈夫,女子叫墨如煙,很美麗的名字,人如其名,如墨的發,飄渺似仙的容貌,與女子一同出現的還有她心愛的人——冷鐵風,是一個俊美男人,剛性的線條,睿智的眼神,這兩位是負責照顧我和敏兒的NPC,雖說是NPC,但顯然是智能化的,擔任的角色是我和敏兒十五級前的扶養工作。
  “嗯!醒來就好,鐵風抱小敏過來,我剛才聽到她哭了。”
  雖然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但小敏的名字還是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妹妹的小名。
  “嗯……敏兒不哭哦,媽媽剛才是在看弟弟哦,來一起看看懶弟弟!”隨著女子的聲音接近,我看到自己的視線裏突然躍出了一個三歲大的孩子,雖然還是很小,但我一眼就認出來,那個孩子就是敏兒。我想伸出手去摸摸她,卻發現自己的手腳好短,應該說是又胖又短,張開手在眼前看了半晌,我不得不承認,那是一個嬰兒的手,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肉乎乎的手。
  “哥……咯咯!!”看到我又短又胖的小手摸不到她,敏兒能笑得那樣開心,在女子的懷裏笑了起來,還口齒不清的。
  “呵呵!冰兒……乖,你現在還剛出生,還是嬰兒哦!”女子好心的將敏兒放在我旁邊,我發現那個比自己明明小二歲的敏兒,此時竟然比我大了許多,口水還在她張開嘴的時候不小心‘巴噠!’一聲滴在我的臉上,我黑著臉看著那個敏兒。
  “哥哥,你醒來……慢。”敏兒高興的笑起來,和小時候一樣,可愛極了。
  我們的降生地是在“賽德羅”村,雖然是新手村,但賽德羅位處冰火島,這裏是一個四季分明處在沙漠中的空中浮島,很少有人會降生在這裏,因為大多數的玩家不會選擇和其他人一起降生,絕大多數的人都會跳過幼年期,直接進入成年沖出去殺怪升級,而我和敏兒就是那種自願掉在這裏從幼年期成長的玩家。
  初期的成長敏兒只用了五天的時間就完成了,而我則是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還是只有五級,也就是五歲的樣子,還沒完成初期成長,……當敏兒在第六天準備離開新手村時,我還只有五級,離初期成長結束的十五級差老遠,那一天照料他們的NPC非常非常的傷心,我不得我稱讚這個遊戲的100%擬真。
  “嗚嗚嗚……敏兒,媽媽捨不得你去那個虎狼世界。”墨如煙也就是我們的媽媽趴在敏兒的身上,死活就是不放手。
  “嗚嗚……媽媽……”敏兒抱住比她高了許多的母親,哭得也是淅瀝嘩啦!現在的敏兒已經基本上恢復十六歲的樣子了,像現實中一樣是個可愛、漂亮的女孩兒,那一頭比現實中長了幾分的頭髮,顯得她更加動人。
  我(白冰塵)只有五歲大小,實在太小,連自家的椅子都上不去,每次都是別人把我抱上餐桌的,雖然不知為什麼,我們家的餐桌會那麼高,所以身高構不到的我,只能看著一把抱起敏兒的媽媽。
  “呐……敏兒啊你出去後記得啊,最好拐個帥男回來給媽媽當女婿啊!還有外邊的男人不要輕易相信,沒一個好東西,你記住了嗎?”墨如煙抱著敏兒一邊哭一邊糊亂的說,自己的話前後的自相矛盾。“敏兒,你得防色狼!”墨如煙突然想到什麼,從裏屋拿出了一個盒子,放在敏兒的手裏。
  “敏兒你穿上這個,這衣服是我本來打算你十八級給你的,現在早早給了你,你出去也好些。”
  敏兒接過盒子打開,裏邊放的是一件深黑色的衣服,只有領口和袖口呼邊處繡了像羽毛一樣的銀邊兒,衣服採用的是中古時代的樣子,卻加了一點現代的改動,敏兒一見到衣服就高興得抱住墨如因又親又吻,立刻換上,果然這身衣服就像為敏兒特點打造的一樣,非常非常完美的襯出敏兒如墨的發,如雪的肌膚,還有那種靈瓏可愛的樣子,裙子的長度剛過一點膝那裏,敏兒一雙白嫩的小腿和穿著可愛的兔子鞋小腳被露了出來。(兔子鞋是媽媽專門做的)
  “謝謝!謝謝媽媽!”敏兒當然看得出來,雖然這東西不是鎧甲,但這可是比新手服高出許多的特別裝備。
  “還有這兩樣東西。”冷鐵風也拿出一個盒子,身邊還突然間招喚出來一隻雪白的小鷹獅(即,長有鷹頭、鷹翅、獅身的傳說中動物)。
  “哇!!”敏兒理都沒理冷換風手裏的那個盒子,天性就愛動物的敏兒,看到這鷹獅兩眼就發亮,一個勁兒的蹭啊蹭。
  “女兒啊,這是咱冰火島最近才生出的第一隻小鷹獅,它還小,不過很了不起的,把它無論如何都要帶在身邊。”
  “嗯嗯!謝謝媽媽,爸爸!這小東西有沒有名字?”
  “還沒起。”
  “那我以後就叫它小雪!小雪!小雪!!!!!!”鷹獅差不多和我一般在,說實在的只比成年的小狗大點,全身雪白,翅膀張開也不到一米,金色的瞳子卻閃爍著不小的傲氣,只是在敏兒給它命名後,看著敏兒的眼神乖順了。
  “啊!”突然敏兒叫起來,那只小東西竟然一嘴咬上敏兒的手。
  “啊!不怕啊!”看著小東西好像有點不害怕,敏兒好生的安慰。“沒事的,一會兒就好。”因為傷口很小。
  “哢!!!”小東西好像聽懂得了,叫了一聲,而且它身上發著淡淡的金光。
  “還有這個。”
  敏兒接過最後的小盒子,裏邊是一隻金色的手套,由碎片似的金色金屬組成,像古代的欽甲一樣,很順手型,母親大人親自為給帶上,那只手套只將敏兒的手指露了出來,中間的手指上還有一個紅亮的手環,因為敏兒衣服的袖子只到肩,所以手套的整個包住了敏兒左手的,大半個手臂。
  當這一切結束,突然憑空響起一陣悅耳的聲音,有點像我在圖書館聽過的聖歌。
  [系統提示] 烙神敏兒玩家獲得依西斯套裝,綁定。
  [系統提示] 烙神敏兒玩家獲得鷹獅幼獸滴血認主,忠誠度100%。
  [系統提示] 烙神敏兒玩家獲得依西斯聖寶,綁定。
  “謝謝!”敏兒聽著耳邊的提示,看看自己這身行頭,高興的跳了起來,一點都沒有女孩兒的矜持,冷鐵風和墨如煙都伸手抱住了敏兒,歎息著。
  “敏兒出去要乖!出了外邊,就得靠你自己。”
  “嗯!”
  敏兒這時候好像才想起有我這麼個人還在一旁,突然抱起我就哭。
  “哇!!哥~~不對冰兒弟弟~我要出去了,你在家要好好照顧爸媽,快點升級。”因為遊戲裏敏兒升得實在比我快上許多,級別比我高出十級,所以她老叫我冰兒弟弟。
  “嗯。”
  敏兒趁著抱我的時候悄悄在我耳邊說道:“笨蛋冰兒學著點,和爹媽要點東西再出去啊。”
  我還沒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敏兒就已經再次投入墨如煙的懷裏,之後看著墨如煙媽媽在一旁好生的又教導了半天敏兒在外邊的事兒,敏兒才一步三回頭的走了,不過我看著她的眼裏笑容可是多於淚水。
  “敏兒能回來看我們嗎?”我突然想到。
  “不能!一但新人走出冰火島,再想回來就得到一定條件。”冷鐵風道。
  “什麼樣的條件?”
  “二轉180級。”冷鐵風說完,我可以看到墨如煙媽媽的臉已經全黑了。
  “……”雖然不知道真實情況,不過光聽這級數,一時半會兒敏兒是回不來。
  =========================================
  
  第二日——
  我和敏兒的出生是冰火島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小島中央的小村子就是‘賽德羅’,聽村長說(NPC)這裏只提供給一同降生的玩家,而我和敏兒是至今為止的唯一一對為了一起降生,而放棄成年狀態的玩家。
  我頭一次來到小村的時候,見到的第一個人是一個比我小的小孩。
  “哥哥!哥哥!”小孩坐在一個水池裏,穿著一身短衣短褲,很可愛,頭上頂著‘賀寶兒’的稱號,我被他招了招就走過去。
  “啊,我是賀寶兒,哥哥你有時間嗎?”
  “嗯。”我點點頭,這應該就是任務了。
  “哥哥,和我一起去林子裏采點木頭吧,我一個人都不敢去。”賀寶兒做出個怕怕的表情,好像那森林裏有什麼東西一樣。
  “嗯,好。”果然,我剛說完,耳邊就響起系統的聲音。
  [系統提示] 冰寒一粟玩家接到賀寶兒任務 —— 採集木材(0/100)。
  一百根木材,呵呵真有我幹的了,我跟著賀寶兒走到離村不遠的林子裏,開始任務。
  為了擬真,遊戲沒有可以打開的地圖,除非自己花錢去買,所以沒錢的時候,一切都要靠玩家自己記路,因此我沒敢走太裏,而賀寶兒同樣也不敢走太裏。
  “哥哥,這裏是‘黑林’,我們就在邊兒上采點木材吧。”
  “嗯。”應了聲,便開始采木頭,因為兩手空空,所以我們只能撿地上的幹木,而每撿十根,我任務欄中才會顯示1,也就是說要撿完100的數量,我就得撿1000根,而且賀寶兒所撿不算數,全得自己來。
  這一撿就是一個半上午的時間過去,等我聽到系統提示完成任務時,太陽早就掛在正當空。
  [系統提示] 賀寶兒採集木材任傷完成,得到經驗170.
  我看看自己的狀態,這70的經驗將讓我升了1/10,也就是說我又向六級邁進一步,收拾了一些多出來的木材,我背在背後,和賀寶兒快快樂樂的往小村裏走。
  “謝謝哥哥。”
  我將木材放下,收了一些多出來的準備帶回去,背起一小包木材往回走,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傍晚,冷鐵風問起今天升級的事情,我說是幫賀寶兒了,於是第二天出門的時候他給了我點錢,讓我去買把刀加快升級速度。
  做為父母撫養我們的NPC還會給零花錢?我對這遊戲的真實度非常非常的滿意,有了更大的興趣,第二天我一早便下山去找賀寶兒。
  “哥哥你來啦!”賀寶兒見我來了,首先就笑開,一路小跑著向我奔來。
  “哥哥今天還能幫寶兒采東西嗎?”寶兒又問。
  “嗯,不過我要先買一把刀。”
  “好,我爸爸是鐵匠,我帶你去。”
  我跟著賀寶兒來到小村東邊,那裏有一條小河,小河旁有一個鐵匠正在打鐵,頭上頂著‘賀高’,他見我來了抬頭問。
  “你需要什麼?”
  “一把刀!”
  “你進去自己挑吧。”
  賀寶兒從他父親懷裏下來,拉著我走進這家小店。果然看到小店的桌子上擺著不少東西,有刀、劍、法器、仗、還有鎧,我在裏邊看了半天,就看到一把35CM長的小刀,那是一把很不起點兒的刀。
  “就這把,多少錢?”
  “2銀幣。”劉德高回頭,看了看說了個價。
  2銀幣,這個價好像對我來說還過得去,因為今天下山的時候,父親冷鐵風給我了十銀幣,我拿出來2銀幣就放在他手裏。
  那只是一把普通的小刀,可是我並不知道,其實賀鐵匠這刀賣得有多貴,這遊戲採用的貨幣是這樣計算的,1000個銅幣=1銀幣,100個銀幣=1金幣,而我買的這刀不過只值20銅幣。
  “嗯好。”賀高愣了愣,收起錢就繼續打東西了,我和寶兒再一次來到林子裏,幫寶兒采東西。
  “還是木材?”我問。
  “嗯,不過今天要想要黑木,要往森林裏走走。”
  我沒多問,跟著賀寶兒就往裏走,果然在走了一會兒大約是十分鐘,就看眼前的樹全換成了黑色,一棵棵很是怪異,因為在現實中是沒見過黑木的,這遊戲裏的黑木全身漆黑,像是黑鐵,用手摸上去,樹皮很厚,而且樹杆很大。
  “這是很好的木材,黑木在我們這裏是最好的木頭,帶靈性的。”
  “好。”我一答應,系統提示就冒出來了。
  [系統提示] 冰寒一粟玩家接到賀寶兒任務——採集黑木(0/30)
  果然和想的一樣,好在今天有了刀,起碼應該快點了,我拿出刀。‘啪!!’的開始任務,我這一下午拼了命的,手上的小刀到最後都出了牙兒,手也麻了,在賀寶兒的注視下,到了晚上才弄完這三十棵黑木。中間得到了一個提示,我已經有了採集術,而且是初等一級,也就是最低那種,。
  我把采到的樹木給賀寶兒,今天樹都比昨天大,不知要怎麼拿回去,只見賀寶兒拿出掛在胸前的一外小包包,將樹一棵棵放了進去,那包就像個無底洞。
  [系統提示] 冰寒一粟玩家完成採集黑木任務,獲得經驗500,升級成功!
  叮噹一聲!我的身上發出一條白光,身體好像長了一些,但還是小孩子的樣了。
  “走吧,天好晚了,這裏一到晚上就很可怕的。”賀寶兒不可為何,一個NPC竟然怕怕的拉住我就往林子口跑。
  當我們跑到林子邊緣時,突然從黑林裏傳來一聲吼聲,不知是什麼東西,好像很憤怒。
  我呆了呆,賀寶兒拉著我的手不讓我進去。
  “別去,哥哥!父親說那裏有大怪物,不能去,會咬人的。”
  我看看自己現在狀況也不像是能殺什麼大動物的,連樹都砍得費勁兒,但那吼聲我卻一直沒忘記,因為之後的幾天裏,每到晚回家時,都會聽到那種吼聲。
  我從六級升到十級,一共用了十天,不知為什麼,我花去的時間竟然是敏兒的兩倍,冷鐵風說這沒辦法,敏兒好動,又可愛,又聰明(難道我很笨?!)NPC給的任務一般都很吃香,我除了和賀寶兒混得比較熟,其他四個NPC,如賀高(鐵匠),劉大嫂(裁縫),蘭絲露(藥師),昆(不知幹什麼的)都不熟,接的任務大都是賀寶兒的,小NPC能有什麼大任務,我這是級低一點點熬的,是最笨的方法。
  於是當我出生以後第十六天的時候,我終於十級了,也就是恢復了真實的,略微有點像在註冊下調過的樣子,這一天冷鐵風和墨如煙都很高興,因為我的成長。
  “嗯嗯,我們冰兒也長得清清秀秀的。”
  “你終於十級了。”
  “……”我。
  “對了,明天你記得去下昆那裏,把這盒子給他。”墨如煙說道,給了我一個黑黑的盒子,一看那森頭就知道是黑木,冰冰的。
  我接了盒子,系統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直到第二天我拿著東西去了昆那個NPC那裏。
  =========================================
  -_-!!喵~~5555!!
 
  昆的教導 01
 
  “早!”我禮貌的問好。
  昆是一個全身紅色的男子,很年輕,甚至可以說是妖豔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其他的NPC都離他遠遠的,只有他一個人住小村西邊上。
  昆沒搭理我,一身緋紅的他只是瞟了我一眼,繼續喝他的酒,我似乎總是看到他喝酒,就好像這酒根本醉不倒人一樣。
  過了不知多久,我正觀察著這個叫昆的NPC,除了一身的紅衣,他突出的是那張容貌,紅色的發,像火一樣,火紅的眼瞳,這個人給我的感覺像要燃燒一切,甚至燃燒生命一樣強悍。
  “沒事就滾!”快到晚上的時候,他才丟給我這麼一句。
  “我是幫父母給你送東西的。”我把盒子抬了抬。
  昆看了看,總算有了第二個動作,站起身子走了過來,打開盒子,拿出裏邊的一張紙和一塊黑色的石頭。
  昆看了很久,才低頭瞅了我一眼,在我的臉上停了很久,像要確定什麼;突然他伸出手在我臉上停住,我的臉前感覺出了一面水境,水的波紋不斷的擴大,直到能將我的全身都印出來,我在境裏裏看到的還是我現在容貌,那個清秀的小男孩,可是我知道在昆的眼裏絕不是這樣,因為我看到了他眼裏的驚豔。
  或許應該說那是一種打擊,就好像本來認定了什麼,突然間所有的一切都被破壞掉了。
  “呵呵!哈哈哈哈……”收起水境的昆發狂一樣笑。
  “好吧!條件符合,你以後的三天可以來找我學習東西。”
  “嗯?”我不太明白昆在說什麼。
  “明早,天沒亮前到這裏。”昆用腳搓了搓地面,除了這句話,他再沒打理我,一個人走回他那個小房裏。
  [系統提示] 冰寒一粟玩家 喜獲隱藏任務‘昆的指教’。
  我從耳邊響起的系統聲音,已經知道了我接到了新的任務,第二天一早我很早很早就來 了昆的門前,天還沒亮我就來了。
  “走!”昆走出房門,帶著我來到這小島的另一邊,這裏沒有森林,沒有小草,只有一堆石頭和一片沙子,遠處就是海邊。
  “今天開始給你三天的時間和我學習東西,能學多少看你自己。”
  “過來!!”他讓我走過去,我就走過去,想都沒想過,接下來的日子是什麼樣的苦難。
  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摸了半天,尤其在頭部停了很久。
  “嗯,智力不錯,可以學點法術,不過體力太差。”
  “好了,今天一天,你在這裏把這些石頭,給我都扔到海裏。”昆指了指地上那些離海邊有些距離的碎石,有大有小,大的有甚至到了我的腰,還有一塊特別大,和我一樣高了。
  我不有拒絕,昨天冷鐵風已經說了很多次,昆是一個不定的NPC,他身懷神技,能學多少是看自己的能力,但絕對不可以反抗,只要有一點不順他,任務就自動解除。
  我抬起胳膊,這些日子裏這手臂多少從采木材,爬山上練了點力氣來,我從最小的石頭開始,一點點的清理這片海灘。
  石頭不知是什麼質地,有的重有的輕,和體積不一定成正比,石頭好像被什麼劈過一樣,有很鋒利的切口,好幾次都讓我見了紅,我看過狀態,我的血有不少的損失,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血少過了一半,到了下午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到身體很沉,周圍有什麼東西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但是又看不到,一切和剛才一樣,昆還是坐在一旁喝酒。
  太陽都快下山的時候,我大大小不大概清了數千塊石頭,就只有近海堆三步之遠的那塊大石頭了,這個石頭差不多和我一樣高了,我用雙手都抱不住,我試著從後邊推了推,石頭動都不動,用腳踢了踢發現更是沒指望。
  看看天還是很晚,我左試右試拿這石頭沒辦法,我看了昆一眼,他並沒打算提醒,看來得自己解決。
  我看看海,看看山,看看天空,漸漸的天色暗下來,昆站了起來。
  “在天完全暗下來前,如果你成功不了,那明天就別來了。”
  我知道這話意味著什麼,我學習的機會會消失掉,我的任務會結束,而且不能重複。
  不想輸!!既然這是遊戲,就一定有辦法去解決,這一天的勞動我不能白白費掉,我不討厭昆,可是我也不喜歡,但我不想輸。
  突然我看到海水在漸漸上漲,這和我的現實不同,因為現在的地球大多數天然水已經消失,所有的海和湖基本上都是人工的,的以海面永遠都是平靜的,這不是我第一一次看到這樣的海面,那樣的有活力,有生命!
  “啊!”我想到了,於是我用手拼命在石頭底下挖,從石頭近海面的地方開始,一直挖啊挖,最終挖出一條很深的水道,海水漸漸的地來,石頭下面本來就是沙子,被這麼一泡,我再從上面加力,很快一天都沒動過的大石頭有了鬆動,順著水流,延著我挖的那條道,滾進了海裏,漸漸被漲上來的海水埋了去。
  [系統提示] 冰寒一粟玩家 清理海灘任務完成,時間12小時36分,獎勵經驗1500.銀幣5,升級成功。
  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得的5銀幣,之前賀寶兒的任務都沒有錢拿的,我看著包包裏多出的那塊銀幣,心裏很是高興,怎麼說我現在都已經是十二級了 。
  “嗯,明天繼續來。”臨走的時候,昆往我身上彈了一下,我一天下來已經破掉的衣服變了回來,而且明顯的身上的血和力氣也回來了不少,甚至比之前的強了很多,因為我回家的時候,平時上山要用一個多小時近二小時,而今天我的腳力竟然很快,不到一小時就到了不說,進門去幫墨如煙結親抬水的時候,以往很吃力的東西,都變得輕鬆。
  =========================================
  嘿嘿,花苗大人~~用了你的名,希望不要介意啊!!嘿嘿~~
  另,因為前幾章上過的關係,小白會把已經發過的文以每天2~3章的速度上傳,以便更早的過渡,期望大人們的踩~~
  第二天一早我又早早就站在了他的門前,不知這一天又是什麼樣的考驗,可是我開始期待起來。
  昆還是老樣了,拿了壺酒,帶著我去了別一個地方。
  我們停在一個茂盛的森林裏,這裏的樹全部都是白色,樹皮很薄,但是樹枝交錯雜結,很難分清前方的狀況。
  “今天你把它抓住就行。”
  昆說著,我看看他手裏拎著的那只小東西,那是一隻白色的狐狸,我想應該是狐狸,因為以前在百科大全上看過,那是一種已經絕了種的動物。
  “吱吱!!”白色的小狐狸在昆的手裏一蹦就竄進森林裏,我一看不好,要是跟丟了,這麼大的林子去哪兒找,絕不能跟丟,於是趕緊跟上。
  “到晚上太陽落山前,抓不住,你就回山上別下來了。”
  我背後的昆還是老樣子的話,我追著眼前的小狐狸跑,可能是頭一天體力練得不錯,今天追了半天,那只小狐狸也累了,我卻沒跟丟。它放慢了速度,我跟在後邊,它一步一回頭,我卻努力恢復體力,想辦法找出這小東西的弱處,好抓住它。
  這小東西休息好了,突然就沖了出去,我一個沒注意,竟然被它拉開了距離,它一會兒穿洞,一會兒過水,一會兒還躺在樹後邊,弄得我不僅要加速找它,還得分辨周圍的環境,一不留神它就跑個沒影兒了。
  快到傍晚前,不知怎麼走的,我沒跟上那小東西,一個人在森林裏迷失了方向,走著走著,來到了有黑木的地方,這裏一邊黑一邊白,正是黑林和白林的交界處,也是兩個林子最深的地方,還記得賀寶兒說過,這夜裏林子裏不安全,心有點怕,雖然還不到夜晚,但再這一會兒太陽就得下山,於是我轉頭想往回走。
  在我回身的時候,突然被眼前的情景嚇到了,不知何時我身後出現了一個洞,而洞裏邊隱隱臥著一隻動物,不敢再生事,於是我準備從旁小心離開,只是腳再小心還是把幹樹枝踩斷了,洞裏突然綠光一閃,一隻高出我二倍的紅狐就站在我的面前,舌頭上還發出腥腥的味道,混身閃綠色的電光,這遊戲為了滿足人的各種欲望,連人的味覺都完整的保留下來,只是此時這項真實還真不是人受得了的。
  “惡!”反射性的,我用手唔口和鼻,只是這一來,紅狐反而大怒,張大嘴,眼看就要吃掉我,拿起手中的小刀,那是我唯五的武器,因為覺得挺順手的就還沒換,向紅狐的頭上扔去,結果這小刀根本剌都刺不進這怪物的皮,就無力掉在地上了。
  看著無力掉在地上的小刀,我的臉色估計也好不到哪兒去,這紅狐明顯擺出的是生人必殺像,我手裏唯一的可憐的武器,剛剛得到證實不好用,所以唯今之際,除了本能的跑我還能幹什麼啊!!!
  腦子剛反應過來,兩隻腳就領先一步本能的沖了出去,在這剛才我就轉了向的林子更,糊亂的奔跑。
  “嘶吱……”
  紅狐的狂叫聲在我身後不絕於耳,仿佛就在耳邊一樣,那紅狐跑開來地動山搖的,我在前邊跑得萬分辛苦,而且陣陣的腥臭味隨之面來,越來越近,可想而知它是的速度很快,而此時我竟然聽得到他在後邊牙齒相合的聲音,奔跑中,迅速的回頭看了一眼,卻差點嚇掉了命,當我回頭的時候,那只紅狐的嘴張得大大的,牙齒間流著腥臭的口液,眼看就要咬上我的頭,我拼命將身子和頭向前探。
  “哢!”
  頭沒掉,險險的逃過一死的命運。
  怎麼辦?怎麼辦?!
  雖說這是遊戲,可是這遊戲有規定,不論是被玩家殺死或是被怪殺死都會掉級……掉一級回去,我就沒得想了,一切都得重來。
  重要的是……痛覺雖然降低,但是其他感覺還是會有,而且痛覺只是降低,不是消除。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死,不論是什麼原因。
  我驚訝的發現,此時的大腦竟然能分析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看來還是沒嚇呆,正好想想怎麼逃命的事兒。
  左右觀察,我被紅狐追得逃到了白林中的一處,也不知道離小村遠不遠,所以抱著跑回村的想法是不可靠的,那麼就得致住這個大傢伙。
  身高是我的二倍還要多,一身皮毛之下奔跑起來的四肢很有力,這樣的大傢伙要怎麼困住他?
  而我現在才12級……拿命去也不一定有用!
  突然我腦中閃過今天任務的時候那只小狐狸,那只白色的小狐狸……也很小(和我比起來),我回憶著小狐狸的路線和動作,突然注意到,那只小傢伙一直都是往樹多的地方跑,所以才會跑到林子深處,而且,我之所以抓不到他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樹多枝多,草叢茂盛……
  腦中一閃,看著身後近在只尺的紅狐,我一個轉身不僅不往森林的邊緣跑,還跑入林子裏邊,紅狐停了下,回身就追了上來。
  我越跑越深,抬頭看天色,已經是快傍晚了,任務估計是完不成了,可再不回去,黑夜裏這地方跑起來就沒那麼容易。
  眼睛在四處找尋著,果然看到森林深處有一棵開了雙叉的大樹,那個樹權又非常的窄!
  回頭瞅了一眼身後一直追著的紅狐,我抱著決心準備賭一把勝負。
  勝了,我回村,沒勝大不了就真的被它吃了,雖然光是想就挺慘的。
  我沖著那大樹跑,在速度上稍放慢,好讓這紅狐只顧著追我,而忘記觀察四周,其實不用我放太慢,這已經追了半天的時候,我的體力也下降的快到底了,再過不久就算他不追我,都可以趕上我了。
  果然紅狐重計,緊跟我身後,我用盡最後的力氣,一躍從地上跳起,那紅狐也跟著跳,然後……我跳過了樹杈,那只紅狐收勢不住,硬生生被樹杈卡住,在空中動不了,因為樹杈夠高,正好令它四肢無法著地用力,在空中掙扎了幾下,聰明的發現它的現狀,於是靜下來,靜靜的狠狠的瞪著我。
  “……”被那雙眼睛瞪著說實話,還真是不好受。
  “哢!”
  我摸摸臉,已經破了好些口子,又是土又是泥的,身子也好不到哪兒去,唯一的一套衣服也破舊不堪,不知道還能不能修,因為聽說有奈久度的問題,而我現在還沒學會這遊戲的全部設置,根本不知道怎麼看。
  我拍拍身上,看著紅狐好像被卡得挺死的,不敢在這裏多待一刻,抬頭看了看天色,已經是傍晚……沖著回家的方向,轉身就走。
  “人類!”
  身後突然聽到一聲人類,我驚異的回頭去看,發現除了那只紅狐還死瞪著我以外,四周沒一點兒動靜,心想可能是自己聽錯了,正要回頭,就見那只紅狐張了嘴。
  “人類!”聲音裏帶著不屑。
  “……你……在說話?!”我失聲問,換來紅狐的白眼。
  “人類,不殺我嗎?”果然再次得到證實,說話的就是這紅狐。
  從來沒見過動物會說話,我受得驚嚇比今天下午加起來還多。
  “你會說話……”
  “你以為我不會?”紅狐冷冷的問。
  “……”是以為不會……不過,看情形這句還是別說為好。
  “人類,再問你一次,你不殺我?”
  “……一定要殺嗎?”我問。因為確實沒想過要殺它。
  “……殺掉我會掉很多的東西,裝備和錢。”紅狐狀似提議。
  “……殺怪可以掉東西和錢?”
  “……”這次換來紅狐發呆,而且是發呆好久那種,然後它就在那種被卡得要死的情況下,狂笑起來,笑得我混身難受。
  “哇哢哢!!!……”
  我也沒管它,等它笑夠了自然就會停下來。
  “人類……那收我做寵物也不錯。”
  “寵物……”
  “……”紅狐一看我那樣,就知道我大概連寵物是什麼都不知道,很冷的笑了一聲,而且又問。
  “你怎麼升到12級的?”
  “賀寶兒的任務。”我照實回答。
  “……”此時紅狐用一種我從沒見過的,憐憫的眼神看著我。
  紅狐疑惑的看著眼前這個新手,一個靠新手初級任務中的初級的賀寶兒任務,升到十二級的笨蛋,賀寶兒的任務不僅經驗低,而且沒錢拿,打的怪就是靜止不動的樹,困難度小,所以遊戲設置時,此類任務打怪給經驗不給錢,也不掉東西。
  “你自己應該出得來吧?”我問。
  竟然是能說人類的話,那按理來說也是有智慧的,而且……現在感覺它像人類了。
  “哇哢哢……人類,頭腦不錯。”紅狐突然開心的笑起來,雖然我不知道是我的哪里讓它發笑,但是它笑也不會令我高興起來,所以我最後奇怪的看了它一眼,轉身就走了,至於它能不能出來也不在我幫助的範圍,而且看那個樣子,應該是沒問題了,都笑成那樣了……
  等我好不容易走出轉了一天的森林時,天色已經過了傍晚,昆交給我任務的時間已經過了,滿天的星斗已經昭示這一點。
  但我還是整了整衣裝,走向昆的住處。
  遠遠的看到昆還在那裏喝酒,借著月光,那姿式美麗極了,曾見過一本書說過古代美麗的人,不用一言一語,便可以姿態之美傾倒重眾,只是昆的美麗中帶著份惆悵!
  “抱歉……我沒完成任務。”我站在昆的住處外,不敢再往前走,因為發現昆是一個不喜歡生人的人。
  “哼!”一隻小狐狸跳出來,就是昆交給我讓我去尋找的那只小白狐,它坐在昆的懷裏,張牙舞爪兒的看著我。
  我還能怎麼說,估計也不用說什麼了,因為結果很明顯,我失去了明天學習的資格。
  “晚安!”不論怎樣,我還是禮貌的道聲晚安準備往回走。
  “明天……同一時間仍是來這裏。”
  我猛的回頭看著昆,他還是那個姿式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沒有完成今天的任務。”
  “明天同一時間,滾!”昆還是那種惡劣的態度,不過我這二天來習慣了不少。
  “是。”對於這種結果我是想總沒想過的,明天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遲的。
  我拜別了昆,因為今天沒有人給我療傷,所以拖著滿身的傷,我回到了山上的家。
  “爹!”我看到今天不僅是墨如煙在門外站著,連冷鐵風都出現了。
  “我的兒啊……怎麼弄成這樣!!嗚嗚!”母親墨如煙一見我就抱著哭。
  一旁的父親冷鐵風同樣一臉的陰沉和擔憂。
  “任務沒完成?”冷鐵風問。
  “嗯。”我如實回答。
  “還是……太早了嗎?”父親冷如風摸著我的頭,彈出一道治療的法術,我身上的傷很快就好了,只不過衣服卻恢復不過來了。
  “冰兒,咱不去學習了,你跟著娘吧……娘可以教你的……”
  “如煙~~你教的東西冰兒現在能學嗎?!”冷鐵風對自己愛妻的這種護兒心切,相當不認同。
  “可是……你看看冰兒……”如煙委曲的看著冷鐵風。
  “不是的娘!我明天還可以去學習。”
  “嗯?”
  “是啊,昆說我明天還可以去學習。”
  “那就是說,你完成任務了?”冷鐵風問我。
  “沒有……”
  我的回答似乎把兩人弄糊塗了。
  “來冰兒先進屋,慢慢說!娘給你留了晚飯的。”
  “嗯!”
  進了屋,我總算吃上了今天的晚飯,雖然遊戲裏人不會餓死,但遊戲保留了饑餓度,一是為了體驗真實,不會讓玩家成天的打怪升級,放慢玩家的升級速度,好讓後進來的新玩家有發展空間,二是為了給生活玩家有經營的空間,因為確實有玩家不願打怪的,只是為了賺錢和休閒。
  吃過飯我才將今天的經過全數告訴了爹和娘。
  “這樣……難怪昆會繼續讓你學。那只紅狐是狐王,而且是昆的第一寵物。你抓到了它要比抓到那只小白狐難得多。”爹爹冷鐵風,溫柔的摸著我的頭,像一個真正的父親一樣,誇讚著兒子的成功。
  “都抓住那只紅狐了,為什麼沒給經驗?冰兒還是十二級……”
  “……不知道,不過能學習明天的課程也不錯。”
  “嗯!”
  “休息吧,明天一早你還得起床。”冷鐵風拉開一直抱著我不放的娘墨如煙,將人送到了房裏。
  =========================================
  中午的時候再上一章~~現在要出門喵~~55555
  另大大們小的《冰》上了一章番外,有興趣可以去踩啊~~嘿嘿!內容這裏不介紹了!!
  屋外冷如風和墨如煙並不輕鬆的對話。
  “冰兒這次是命大,那只紅狐是可以直接殺人為0級的BOSS王之一。”
  “命大?如煙,你不覺得冰兒近幾日來,一天天成長的越來越快,而且聰明得很?”
  “昆的試練我不清楚,你是他師博應該知道是什麼吧?”如煙小聲的問。
  “嗯,昆和我們不一樣,是非自願在這裏做NPC的,他只和主腦定了個期限,我教他學會的東西不是他的全部,那孩子在來之前都已經是個高手了。”
  “……那明天冰兒還要去?”
  “嗯,明天應該好過,從冰兒回來講述所看,第一天是力量,第二天是速度,在我們冰火島除了出生在這裏的人,那白林和黑林可是重壓地帶,那裏的修練也許升不了級,卻足可以在素質上提升,這在外邊是很難做到的。”
  “最後一天會是什麼?!”如煙擔心冰兒會受不了,這二天就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要不是他們天天晚上回來給冰兒治療,真是難。
  “不清楚!”
  第三天……是我任務的最後一天,早上起來時候,娘,墨如煙給我做了了一套親的衣服,一套全身純白的長衣,和敏兒不同的是,我的袖子很長,衣服後邊長些許,很像時裝更像是單衣,白色的衣服上繡著的也是金色羽毛,不細看可能還會看不到,到是在陽光下會一閃一閃的。
  “呐!冰兒……今天一定要早點回來哦,娘晚飯會做得很好吃的。你今天學成娘要慶祝一下。”
  “這個你拿好,完成昆的任務就可以帶上了應該。”爹爹冷鐵風手裏拿過一個小盒子,裏邊是一雙和敏兒一樣的手套,只是敏兒是單只的,我的是兩隻,而且全部是黑色的鑲暗金。
  “好!”看來和敏兒走的時候有點像呢,十五級才能出新手村不是嗎?我今天不一定升得到,我才12級,還有三級呢。
  我看看天色,真的是快亮了,於是背抱起那個小盒子,飛快的往昆的住處跑。
  天剛亮!!我已經站在昆住處的門前了,正好昆也從裏邊走了出來,身邊還是跟著那只小白狐狸。
  昆看了我一眼,扯起我的衣服瞅了瞅。
  “切,老傢伙,比給我的差多了!”昆非常非常高興的說了這麼一句。
  我看看身上的這身衣服,覺得還是挺好的。
  “這東西倒是不錯!老傢伙下血本了。”昆又看了看我的盒子,不知為什麼他沒打開。
  昆看完兩樣東西,轉身就走,我就跟在他身後緊隨,我也習慣了昆這咱反應,今天算是他說話較多的一天了。
  昆帶我走了並不久,就在他住處的後邊,那是一個很大的木制房子,房子上邊什麼都沒有寫,走進去才會發現,這普通得房子竟然是一個書屋。
  滿滿一屋子的書,更重要的是這些書都分好類,而且一看就知道是相當不錯的書。
  “今天~你就學習這些書裏的東西,只能學這邊的。”昆將手指向最門邊上的一個書架。
  “不可以都看嗎?”我可是嗜書的人。
  “不能!動,就廢了你。”昆將小白狐狸放下來,可能是監視我,別讓我亂動東西,然後他就走出去了。
  “今天你只有初級可學,學什麼,學多少是你自己的事兒,但必須學食學,午飯和晚飯我會來驗收。過得了就合格,過不了今天所學其他也廢掉。”
  “是!”我明白,也就是說,最新學的,一定要學的是‘食學’。
  我坐在地上,先看了眼書架上的書,從食學到藥學、醫學、製造學、鑒定學、商學、雜學書的種類很多,全部是初級,而且食學占了一大半。
  “吱吱!”小狐狸蹲在旁邊,吱吱叫了兩聲,我看了它一眼笑了,這傢伙昨天可是害得我很慘的。
  食學分為三層,從古代到現代的都有,從麵食到湯類,從西餐到各國特色,如中餐,日本餐都有,當然很少,絕大部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好像更像是自創的。
  我拿起書低頭就是看,管它什麼種類門派,我得先把這些書上的東西看會,才能看其他的書。以至於小狐狸看著看著無聊的睡著我都沒發現,中間昆難得來看了我一眼也沒發現。
  手裏的書頁,一頁一頁過去,放在地上看過的書一本一本加高,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看書看得入迷,到中午的時候,要不是昆過來叫我,我都差點忘記要驗收的事兒。
  “食學學得怎麼樣了?”昆帶著我走到另一個屋子裏,裏邊已經放好一些工具。
  “差不多學完了。”其實已經學完了。
  “那就做個飯。”
  昆把我一個人扔在屋子裏,給了我半個小時的時間,過了半小時沒做出來就算失改,半小時後做出來,沒過關也失敗。
  我站在屋子裏,我想這裏應該是廚房,地上有各種蔬菜!肉很少。
  我思考了一下,決定做一些家常的菜,最後配上的是小糕點!
  我想昆給準備的材料裏肉少,說明昆不喜歡肉,而那些肉大多又是帶骨頭的,我猜想可能是給他的寵物吃的,最後我做了一籠包子(素的)和一盤素菜(糖醋豆幹),一盤炸雞腿(寵物食),最後是一塊小蛋糕。
  當我拿到昆的面前時,昆一臉的驚訝,看著我拿出來的食物,先是每個都嘗了一口,而後那只小白狐狸也搶了個雞腿吃起來,吃的哇哇香的。
  當昆吃完最後一口東西的時候,才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這一眼我知道,昆對我的食物相當滿意。
  “下午,還有一次。”算是過關的意思,昆說完,拎著小東西就回屋休息了。
  這下子沒人看管我看書了,我想昆大概是不好意思收回自己的話,想讓我多看點食學書,晚上好能做得好點,可惜我是個死腦子,做什麼事說一不二,所以整個下午我沒再動過食學書,而是把這一架書其他的大部分閱讀完。
  從藥學到醫學(醫學是救人,治病的。而藥學是製造各種藥品的,兩者在一起才是完美。)從製造學到鑄造學(製造學可以製造一些簡單的東西,如房屋,木椅,初級只可以造小東西,學來無什麼大用,中級可以造房屋和工具,只是到了高級才可以造建成所需。鑄造學是可以做武器、飾品、裝備的,很實用,有人專以此為業賺錢,我只學會了這個,而且是初級。)
  東西看得多了,卻都是這遊戲裏的,並不參加外界的知識,反而讓我更進一步瞭解了這遊戲的真實和可行性,這裏就是一個單獨世界,卻又與外界千絲萬絡的聯繫著。
  晚飯的時候,昆的測試我又輕易過關,這是這幾日來,我唯一過關最快最順利的日子,後來,也因為今天實在是太順利,所以我在這些書中唯一學得最好的技能就是生活技能中的——食學,至少我以後不怕餓著了,另外還有一項就是鑒定術。
  “嗯~~嗝!”吃過晚飯,昆還是相當滿意的,因為晚上我做了二盤素菜和一盤肉菜,昆雖然在肉菜上停頓了半刻,但最終還是吃光了所有的東西,現在正和他的小白狐狸酒足飯飽後,懶懶的坐在那裏。
  “喂小子!”
  我擦了手走過去。
  昆在我頭上比劃了幾下,空中就出現了許久未聽的系統聲音。
  [系統提示] 玩家冰寒一粟完成‘昆的指教’,獲經驗3200,銀幣10.
  [系統提示] 玩家冰寒一粟獲得‘昆的祝福’習得食學初級、鑒定學初級。經驗1000。
  當這一切結束時,身上已經被套了二層光環,我已經升到了十四級30%.
  看來要不了多久我也可以出新手村了。
  “喂!叫聲師博。”昆突然這樣說道,我也是一愣,因為一直以來昆似乎都沒有這樣輕鬆的和我說過話,更何況是這樣的話。
  “師博。”我還是喊了一聲,確實這些天來在昆這裏學的東西很多,我的體質,速度,能力都有了不小的改變。
  [系統提示] 玩家冰寒一粟獲得‘昆的傳授’,經驗1100,銀幣1.
  我看著再次在我身上顯示的升級光環,知道自己終於十五級有出島的資格,真是覺得這一路走來不易。
  昆沖著我扔過來一本書,小邊寫著‘冰封術’,我想打開來看,裏邊只有幾頁,寫道:
  [冰封術-----可以靈活運用水之寒氣,將敵人以冰封住行動15秒,共十級,每級可增加封住時間10秒,單體攻擊,五級後可以成為群攻技能。]
  我抬起頭不知道這東西要怎麼用,為難的看著昆。
  “比豬都笨,用手拍。”
  我安著昆的指點,用手拍了一下書,手裏的書立刻消失,我又抬頭莫名其妙的看向昆,只見昆翻了翻白眼,無奈的走過來。
  “出去不要說我是你師博,你心裏想著冰封,喊出來也行。”
  於是我默念‘冰封’兩字,果然就見雙手上泛起一層寒氣,我將手抬起拋向那桌子,只見那桌子瞬間被冰凍住,陣陣寒氣從上邊傳來,15秒的時間一過,一切又恢復原狀。
  我看看手,手上還是有寒氣,於是又抬頭問昆,我想我現在是不怕昆了,因為今天昆好像心情不錯。
  “5秒消失。”果然他剛說完,我的手就恢復原狀了。
  “謝謝!”這些應該是魔法技能,是我學的第一個技能,記得敏兒沒走之前,已經學習過了火龍術,那是一種遠遠的就可放出一條火龍的技能,將敵人可以燒掉一片,威力很強,那個時候敏兒高興得抱著我又跳又喊的。
  “費話真多,滾!”
  “晚安!”
  已經習慣了昆的這種相處方式,我背起那個盒子準備回山上,娘親墨如煙說過今天晚上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