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憂鬱

關於部落格
吐血= =還有好多沒上傳...
  • 266299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縹緲尊者旅(未完) 作者:蒼老的少年

    第一章 分離聚散兩依依
 
      此時的傅歸宗臉色蒼白,淚流滿面,望著這個神秘的、充滿溫情的、俊雅的年輕人,又看看不遠處正在圍上來的員警,心情格外的痛苦、複雜。想到自己淒涼的身世,想到自己認為最親的朋友和戀人,想到了多年來的辛勤工作所換來的現在,滿含淚水的雙眼流露出絕望的神色。在轉身看向靠近的員警時,悄悄的從上衣的紐扣上掰出一粒紅色的藥丸,放進了自己的口中,作為能源部的重要科學家,為了防止重要資訊被敵對勢力所竊取,所以每一位科學家都備有一粒這樣的毒藥丸以防萬一。傅歸宗轉身看看自己身後的年輕人,微笑著說:“年輕人,我們本來並不認識,但是,自從我第一次看見你,就覺得特別的親切,你就像是我的小弟一樣,哎,多希望有你這樣一個弟弟啊!”
 
      李強聽到傅歸宗說的話,自己的情緒也波動不已,雖然自己已經是古神的境界,但是在傅山的面前,他永遠是無法抑制自己激動的心情,剛想說自己就是他的小弟時,卻發現傅歸宗一口鮮血猛地吐了出來,李強吃驚的,迅速在兩人的身周布下了一層透明的古神禁制,雙手扶住傅歸宗焦急地問道:“傅大哥你怎麼了?!”
 
      傅歸宗微笑著看著李強,“我---已經--吃--了--毒--藥”,剛說完,又一口有些發黑的血再次狂吐而出。李強慌張得不知所措的說道:“大哥啊,你怎麼這樣啊!”一邊說,一邊急急忙忙拿出一顆解毒靈丹,就要給傅歸宗喂下……傅歸宗艱難的抬起手,用懇求的目光望著李強說:“聽---我----說!”李強情不自己的停了下來。
 
      傅歸宗艱難的說到:“我---的朋友,雖然---辜負了----我,因我而死,但----我---不能付他,所以我付了毒,你明白嗎?我---我-----”話沒說完,傅歸宗就瞪著自己的雙眼,離開了人世。“傅大哥,傅大哥,啊!------”李強看著再一次從自己眼前消失的傅大哥,心理發生了巨大的衝擊。他輕輕的撫摩著傅大哥的臉夾,慢慢撫合傅歸宗圓睜得雙眼,呆呆的露出了微笑。就在這靜止、發呆的一瞬間,一股柔和的混屯暗氣在李強佈置的禁制中,逐漸彌漫,佛宗的大寂滅再一次出現。此時的李強已經是接近古神境界了,如果李強不是在一開始就佈置了一個天尊禁制的話,本已經滿目創痍的地球,有可能會被他徹底的毀滅。
 
      已經進入大寂滅的李強,想到了和傅大哥從認識開始所經歷過的一切,他對待傅大哥就象對自己的父親一樣,往事歷歷在目,而他此時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心情格外的平靜。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失,此時的禁制,如同一個發光的,淡淡的,柔和的五色彩球,在不斷的變化加深,變濃。
 
      五小此時,為了避免那些無知的員警人類騷擾李強,在四周也佈置上了金、木、水、火、土五形神陣,等待著李強的蘇醒……
 
      “怎麼了,還不行動?”一個粗壯的員警,從懸浮警車跳了下來,大聲對呆呆發愣的部下們吼到。
 
      他的話好象沒有對人說一樣,沒有一個員警做出能夠令他滿意的反映,他剛想發作,突然發現前方不遠處的一大五小的亮球,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報告隊長,他他們是是外外星人嗎?”一個雙眼盯著前方,結結巴巴的對粗壯員警說到,“兄弟們都都傻了,你你你看怎麼辦”。
 
      被叫做隊長的員警愣了一陣,就迅速拿起象手機一樣的,精緻的通訊機,撥通了銀河聯盟員警總署署長辦公室,一會兒,一個人型虛影從通訊器的頂端飄了出來。
 
      “什麼事,我不是說了嗎,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和我聯繫嗎!”飄出的人影有些生氣的說道。“報告姐夫,不不,嘿嘿,報告署長,有重要的情況向你報告。”被叫做隊長的粗壯員警慌張的說道。
 
     “什麼事快說,我還要開會呢!”被叫做署長的人不耐煩的說到。
 
      “署長您請看。”粗壯員警迅速將通訊器的方向調向發光的彩球,“您看這是怎麼回事。”當署長辦公台前的顯示器,顯示出發光彩球時,他猛的站了起來,大聲命令到:“誰也不准輕舉妄動,這可能是高級修真者的能量顯示,告訴你的手下不要打擾他們,維持好那裏的秩序。”說完,他立即沖出辦公室,拉下自己懸浮車上的司機,獨自飛快的駕駛懸浮車,飛快的向月球飛馳。
 
      此時的李強在佛宗的大寂滅之中,無意識的漫遊著。本來接近古神境界的他,對這樣低級的佛宗的大寂滅不應該有什麼反映的,但是,傅山在他眼前、身邊再次失去生命,這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正所謂此神無心卻有心,無為而無不為,道、佛同現,從而使佛宗的大寂滅境界的效力成倍增加。
 
      五彩光球逐漸轉變成暗黑色,球體內也發出了霹靂、雷鳴般的聲響,混屯之氣越來越濃,猶如旋轉的五色黑洞,在禁制之內膨脹。
 
      五小看見禁制好象要被混屯暗氣突破,忙心靈相通的將各自的五色神光同時向禁制球體射去……
 
      但是,此時的李強體內的暗神勁氣,猶如一股無法宣洩的洪流,從他的身體裏湧出,三中不同的能量,在禁制光球中翻湧滾動,隨著時間的流失,密度在逐漸的加大,如果不及時的叫醒李強,那麼,整個太陽系,最終將被這混屯初始的暗神之氣強大的爆發所毀滅。
 
      小白似乎看到不祥的徵兆,連忙對著其他四獸叫了起來,其他四獸同時點頭答應。
 
      於是,五個不同顏色的光球,同時向禁制光球沖去。在一陣劇烈的抖動之後,五色光球同時沖進了禁制球內,幸虧五小及時沖進了李強佈置的禁制之內,從內部加大了禁制的防護力,並迅速吸收著李強身上所發出的能量。在李強三種不同能量的作用下,五小被拉扯揉搓著……與此同時,在地球的藍色的天空中,聚集了無數的彩霞祥雲,翻滾湧動中,一股七彩的閃電從祥雲中間竄出,直接批在了禁制光球之上,一陣刺眼的亮光閃過之後,一副美倫美幻的畫面出現在剛才禁制光球的位置上。
 
      此時,遠在神域的靈虛突然睜開了雙眼,對不二說道:"李強兄弟已經達到天尊境界了,哎,真是不可思議,異數,太快了。”不二也不相信地說:“不可能啊,您修練到天尊用了上百萬年啊!”靈虛感歎地搖搖頭說:“天意,這是自然的眷顧”。“大黑啊,你去通知一下冥界,留住傅歸宗的魂魄,不要叫他轉世,免得我兄弟又要忙碌奔波。”靈虛望著身邊爬著的大黑狗說道。大黑迅速轉換身形,進入了冥界……
 
      被震動和亮光驚嚇的圍觀的員警們,發瘋似的向後退去,生怕跑慢了丟掉自己的性命。膽子大的,跑跑停停,跑跑看看,並及時叫住了同伴,在一次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
 
      此時的李強仍然懷抱著傅歸宗的屍體,身邊卻多了一隻白的象玉一般晶瑩剔透的,半人多高的玉麒麟,渾身閃露出無限的尊貴、神聖、威嚴的氣息。
 
      李強輕輕抬起頭,無意間看到了身邊的玉麒麟,驚訝的問到:“你是誰啊?”
 
      玉麒麟忙走到李強的身邊,用漂亮的腦袋拱著李強,用神之語撒嬌的說到:“大哥,你不認識我們了,我是五小啊!”
 
      原來,五小進入李強的禁制之內以後,遇上了李強身上釋放出的一清混柔氣、二清混剛氣、三清先天氣三種不同介質的能量,在抵抗中,被這三種能量糅合在了一起,最終成就了五小,而五小的能量也將禁制球體內的大部分三清之氣吸收抵消,從而解除了大爆炸的危機。
 
      “啊,你們合一了,哈哈,恭喜你們了,成了真正的神獸之王,呵呵!”李強笑著對玉麒麟說,眼睛裏卻是滿含著熱淚,“呵呵,真的很為你們高興啊!”說完流著淚的雙眼,再次向傅歸宗看去。
 
      玉麒麟害怕李強過度的傷心,連忙說到:“也恭喜大哥啊!”
 
      “恭喜我什麼?”李強奇怪的問到“嘿嘿,恭喜大哥順利進入天尊境界啊!”
 
      李強一聽,這才開始注意到自己的變換,感覺到所有過去不明白的事情,就像是1加1等於2那樣簡單的在頭腦中縈繞。額頭上的六芒星圖案,已經悄然的隱入了頭腦中央,額頭的一圈隱約有王冠的虛影浮現,暗神套妝如淡淡的彩虹輕柔的圍身體貼身漂浮,紅色十字的生絕俱滅懸掛在胸前,倍感莊重、高雅、神奇。
 
      感覺到了自己境界的提高,李強的心裏沒有十分的高興,多年來的修行,他已經對這類事情並不是怎末重視了,落寞的心情仍然主宰著他的身體,俊秀的臉龐掛滿了憂傷。看著李強的神情,玉麒麟也懂事的,靜靜的趴在李強的身邊。
 
      突然,李強的頭腦建有一個女孩子的哭聲響了起來,“嗚嗚,嗚嗚,”
 
      李強一聽,知道是湘兒在哭,問道:“湘兒,是誰惹你生氣了?告訴哥哥啊!”
 
      “嗚嗚,是哥哥傷心,湘兒也難過,嗚嗚,嗚嗚!”湘兒哭著說道,“看看哥哥順利到達天尊境界,本來想和哥哥一起開新的,嗚嗚!”
 
      感應到湘兒的傷心,李強不得不開始哄她,“好妹妹,哥哥現在好了,乖!”哄好了湘兒,李強的意識在一次回到了現實。
 
      首先,他輕輕的把傅歸宗的身體放平,左右手快速的交替,變幻出一連串天尊手印,隨之,一股寒冷的氣息迅速在傅歸宗的身體四周凝結成一個透明的、長方形玄冰方盒,然後將方盒收入儲物手鐲之中。忙完這些,他才靜靜的占了起來,看著不遠處驚慌失措,議論紛紛的員警們。
 
      這時,那個隊長硬著頭皮小心的走向李強,玉麒麟一看有人靠進,迅速占了起來,隨之一股無匹的勁氣自然向四周蔓延,將那個隊長推得連滾帶爬的,回到了原來站立的地方。
 
      李強一看,對玉麒麟說道,“不要亂來。”說完,走向那群員警。
 
      人類本能的膽怯心理,馬上驅使他們,跟著向後退去。李強停了下來,用那天籟般的聲音,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也是地球人。”聽著李強柔美的話語,後退的員警停了下來。
 
      因為前期,天空的變化,此時四周圍已經站滿了旁觀的人群,逐漸膽大的人群,開始嘰嘰喳喳的議論起來。當然也不乏那些年輕的女士們,被李強的俊雅所傾倒,一雙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這一人一獸。
 
      這時,天空中一架飛艇高速飛了過來,懸停在了空地上,門一開就從裏面瘋跑出一個中年人,跪著爬向李強,“師尊啊,是你嗎?我想死你了啊!嗚嗚……”                                
 
    <a href=http://html.hjsm.tom.com>幻劍書盟 http://html.hjsm.tom.com 歡迎各位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熱門的連載小說盡在幻劍書盟!</a>
本書∷來自∷幻 g19 j78 書 x99 盟   閱讀無限 s42 贏在幻劍!
 
    第二章 開天闢地
 
    望著低頭哭泣的中年人,李強顯得有些納悶兒:地球上熟悉的人都送去原界了,還有誰會認識我?
 
      於是,他充滿疑惑的問道:“這位朋友,你認錯人了吧?”跪地低頭哭泣的中年人,猛地抬起頭,傷心地說:“師尊啊,您忘記我了,我是趙治啊。”
 
      “啊,趙治,你怎莫會在這裏?其他人呢?他們好嗎?哎,幾千年過去了,你也有些變了!”李強這才認出,連忙揮手,發出一股柔和的勁氣,將趙治托了起來說道。
 
      這時從懸浮飛艇上陸續下來了數人,趙治擦了擦眼淚,連忙從人群中拉出其中一人,微笑著對李強說:“這是我在地球上收的唯一的徒弟,也是那次搬家唯一沒有和我們一起走的門人,叫王潛,”李強見此人圓臉膛,鼻直口方,兩耳朝壞,面色紅潤,前額寬闊,頭髮自然向後梳理,中等身材,身體微胖,一身筆挺的灰色西裝,更顯得幹練、老成,修煉已經到了元嬰中期。
 
      “徒弟啊,快去拜見祖師!”趙治對王潛說。
 
      王潛緊走兩步,跪倒在地大聲說道:“徒孫王潛拜見祖師!”說完,就幫幫的磕起頭來了。
 
      他這一磕頭不要緊,後面的幾位也都跟著跪下要磕頭,李強一看這陣勢,雖然並不在意,但是還沒有搞明白怎莫回事的情況下,總是覺得不大適應的。於是,他再次揮出柔和的勁氣將所有人托了起來,說道:“不要這樣,大家隨便點,你們看我也沒有老的要你們磕頭啊,趙治,先把找個地方,我們好好談談,哎,在神域的時候真想你們啊!”
 
      “是,師尊,王潛你安排一下,就去你的銀河聯盟總部好了。”
 
      “遵命師傅。”王潛說完,轉身對身後的人說到,“各司其職,馬上安排好一切接待事宜,如有失誤,嚴懲不貸!”“僅遵師命!”說完,眾人紛紛上了飛艇準備起飛。
 
      這時,聽得週邊突然響起了大聲的呼喊:“向祖師爺致敬!祖師爺萬歲!”一群員警正在跟著那個隊長,象模像樣的高聲呼喊著。王潛一看,對身邊其中一人說道:“劉錦繡管管你小舅子,起哄啊!我們祖師爺當然會萬歲,豈止萬歲,百萬歲,億萬歲也不止啊!”誰知王潛說話的聲音大了一點,被那個隊長聽見了,這個單細胞接著將歡迎口號改了過來,“祖師爺一億歲,億歲億歲一億歲!”其他員警接著喊了起來,結果喊著喊著就變味了“祖師爺一歲一歲一一歲!”這一喊出,全場的氣氛頓時活躍起來,李強被鬧的哭笑不得。
 
      “催迫天,你想幹什莫,給我閉嘴,帶著你的人快走。”劉錦繡慌張的看了王潛一眼,迅速向單細胞隊長跑去。四周的人越聚越多,雖然場面有些混亂,但是,員警們還是在積極的維持著秩序。
 
      隨著李強一行人的離開,圍觀的人們也逐漸的散開了。也有好奇的人在李強剛才發光的地方,尋找著什麼,此時的那個百米方圓的地方最與眾不同的是,地面向上稍稍隆起,平靜的湖水邊,有許多魚兒在岸邊急速的遊動著不願離去,有的還試圖向岸上蹦,這也許是一種對造物者的頂禮膜拜吧!天空中還飛翔著許多的鳥兒,在不停的往返、穿梭飛翔,感受著天空中吉祥的氣息。
 
      大地被震撼了,自然在預示著變革的先兆。
 
      銀河聯盟總部千年來一直設立在月球上,畢竟地球是這一地區人類的發源地,他在怎樣的破舊,永遠是地球人的家園。所以一些想將聯盟總部搬遷到資源豐富、環境良好的星球上去,聯盟委員會一直沒有同意,並在月球上建立了一個現代化的聯盟總部。
 
      此時,坐在高速飛行的飛艇上飛離地球的李強,看著窗外那半黃半藍的地球,不由得想起了21世紀自己生活家鄉……千多年的變化,地球也“老了”,地球那佈滿創痍的臉上,似乎還保持著過去似笑容般的魅力,好象在說:“我還年輕,看,我還有一半可以利用啊!”……
 
      “大哥這個星球好爛啊!”玉麒麟趴在李強的身邊,用神之語對李強說道。
 
      “哎,在爛也是我的家啊。”李強深有感觸地說道。
 
      趙治在一邊感受著李強的變化,享受著從李強身上所發出的靈氣,一邊說道:“師尊,就是因為這裏是您的家鄉,我們才不願意離開她,並在努力的改變她。哎,可是我們的力量也只能維持到現在的地步,畢竟自然的力量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抗衡的。”
 
      “你們做得很好啊,如果按照我剛開始修真的狀況發展的話,地球可能已經沒有人類居住了,趙治,我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為我做的一切!”聽到李強的話,趙治掩飾不住自己喜悅的心情,能得到師尊的稱讚,自己這幾百年的努力沒有白忙。
 
      原來,自李強與青帝、天姑、博聚上人順利飛升神域以後,原界的那些小字輩在趙豪的帶領下,刻苦修行,使古劍院和重玄派逐漸成為原界最強大的兩個兄弟門派。趙治是在自己到達合體期以後,告訴趙豪自己要出去歷練,才出了原界。
 
      出來以後,趙治在封緣星呆了一段時間,想起在地球上自己收的一個弟子不知道怎麼樣了,便想去看看。由於在離開地球時,那裏的傳送陣已經被徹底的毀壞了,便回原界找到了赤明,求赤明將他送到了地球上。一到地球上,一個被過度開採和污染的不成樣子的地球,呈現在了他的眼前!從太空中觀望只有四分之一的綠色部位,其他的色彩都被黃色和海蘭色所覆蓋了,灼熱的太陽光,幾乎是暢通無阻的照射在地面上,人類為了避免被強烈的紫外線照射傷害,重要的城區都加蓋了一個個巨大的深色玻璃罩,肆無忌憚的風沙在玻璃罩外狂吹,讓人無法想像這還會是一個有人居住的星球。
 
      看到這個情景,趙治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是老大的家鄉嗎?
 
      在過去自己發展的城市中,趙治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自己的徒弟,此時的王潛憑著和趙治學的功法到達了融合期,也正是靠著這點修為,為自己闖出了地球兩大對立勢力之一北方聯盟的老大地位。自從師徒兩個見面以後,便迅速制定了統一地球聯盟的計畫,並與毒咒教所統領的南方聯盟苦戰了多次,最終將南北兩派統一,並徹底殲滅了毒咒教的殘餘分子,使地球再一次進入到了和平發展的時期。
 
      然而,治理好已經破爛不堪的地球環境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直到今天也只完成了一半,而另外一半,他們在也沒有那麼大的能力來改變她了。
 
      此時,由於自己身上帶的靈石已經不多了,且目前,太陽系能夠有開發價值的星球幾乎是零,所以他就要求王潛大力發展高科技,尋找外星系資源。也正因為缺少靈氣的原因,本該顯得年輕並進入渡劫期的趙治,也有了衰老的跡象,遲遲沒有突破,本想離開地球,回到原界,但又不願意放棄自己所付出的,便一直堅持到了今天。
 
      “師尊,我等您等的好苦,您可回來了!”趙治雙眼滿含著眼淚說到。
 
      望著滿臉滄桑的趙治,李強感慨的說:“您還是叫我老大吧,這樣我聽著更舒服,好多年沒有聽你們這樣叫我了,說說是怎麼過來的!”
 
      “是,老大!”於是,趙治便把這些年來所發生的事情和李強細說了一遍。
 
      聽完趙治的話,李強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飛艇還在高速飛行著,不遠處的月球輪廓已經可以清晰的看見了,舷窗外穿梭飛行的飛艇在地球與月球之間往返飛行,為寂靜的太空增添了一道亮麗的風景。
 
      “對了,老大那個傅歸宗是您什麼人?”趙治小心的詢問到。
 
      李強的眼睛情不自禁的望向窗外,略帶傷感的說:“哎,那是我傅大哥的轉世。”
 
      猛地趙治占了起來,“什麼?那是師伯的轉世!老大放心,我會叫您的徒孫徹底徹查此事的”。
 
      在旁邊一直聽著兩位長輩說話的王潛也傻了眼,連忙表示要儘快查出問題的原因。
 
      李強看著兩人,滿意的說到,“算了,這不是人力所能挽回的事情,冥冥中自有天意,不要再把事情擴大了,順其自然吧。”
 
      兩人雖然答應了李強的要求,但是後來,還是將傅歸宗生前的未婚妻,整治的身敗名裂,悠悠而終。
 
      李強突然好像想到了什莫,對趙治和王潛說:“我在地球停留的時間並不多,你們按照我的要求迅速製作一個大型的方舟,尺寸我給你們,不需要動力,但必須非常的堅固。”說完,拿出一個玉瞳簡將自己想的方案記錄了下來交給趙治。
 
      趙治接過來以後,用心念一看,是一個象船一樣的大型方舟,高百里寬八十裏長五百里,窗戶若干,高大的門有數百個,裏面倉庫,休息室,餐飲娛樂設施樣樣齊全,幸虧是模組化組裝,否則,在今天的地球上真得無法製造出來。趙治看過之後,將玉瞳簡交給王潛,望著李強疑惑的問:“老大,做這麼大的東西幹什麼?”王潛看完之後,也用疑惑的眼光看著李強。
 
      “哎,這也是我為我的家鄉地球僅能做的一點事情了,希望你們能夠儘快完成。”李強堅定的說到。
 
      ……按照李強的要求,月球上銀河聯盟總部的大型歡迎儀式沒有舉行,只是讓趙治一個靜室,將十幾個門人弟子叫來,利用有限的時間,對他們進行了指導。
 
      王潛的弟子都是在銀河聯盟星系擔任重要職務的頭面人物,同時,他也對弟子們的要求也是相當的嚴格,如果有仗勢欺人和背叛聯盟的弟子,他是堅決嚴懲不貸。
 
      看到地球上也發展起來了修真派別,李強倍感欣慰。派送禮物是李強的最愛,所有到場的弟子,個人功力都有了很大的突破,並在李強身體散發出的強大的靈氣之中,補充著在地球上因缺少靈氣,而導致的修煉過程中的靈氣匱乏……
 
      趙治也順利突破合體期,進入了渡劫期,人也因此恢復了過去年輕的形象。李強還特意叮囑他,再快到渡劫的時候,去原界慧蘅宮,那裏可以幫他安全的渡劫,自己不久將返回神域,無法再幫他了。
 
      聽到李強又要和自己分開,且不知道何年何月再能相見,心裏倍感憂傷。於是,就更加珍惜和李強在一起的日子,在這些日子裏,也是趙治修真之路受益最多的日子。與此同時,地球上所有的重工製造工廠按照銀河聯盟總部的指示,都在高速的運轉著,加緊趕制方舟模組。七天之後,在一個寬闊的,被清理得乾乾淨淨的平原上,方舟被組裝完成。於是,地球上有史以來最大最高的建築誕生了。銀亮,敦實的外表,更顯出它的神秘。
 
      按照預定的計畫,地球上現有的人類,分批住進了方舟之內,方舟上所有的大門于兩天后順利關閉。
 
      一場開天闢地的大事蹟,即將在今天的地球發生。
 
      李強和趙治站在離方舟不遠的地方,靜靜的看著這個龐然大物,玉麒麟撒歡似的圍著方舟轉圈,一圈圈柔和的五色光環,在玉麒麟的奔跑中,環繞在方舟的四周,他一邊跑一邊用神之語對李強說:“哇,大哥好氣派啊!”方舟內的人們從舷窗看到那美麗的五色光環,無不為小白的美麗和神奇所傾倒。
 
      看著小白高興的樣子,李強笑著說:“呵呵,看你高興的,一會兒還要你幫忙呢!”
 
      “沒有問題,只要大哥分付。”小白終於停下來,開心地說道。
 
      “老大,一切都按照您的要求做好了。”趙治看著李強,懷著許多不解和疑惑說道:“什麼時候出發去原界?”
 
      “我們不去原界,一會兒,你站在小白的身邊打坐修行,別錯過了這麼好的機會啊!”李強滿含深意的看著趙治。
 
    <a href=http://html.hjsm.tom.com>幻劍書盟 http://html.hjsm.tom.com 歡迎各位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熱門的連載小說盡在幻劍書盟!</a>
本書∷來自∷幻 t52 s80 q84    閱讀無限 r51 贏在幻劍!
 
    第三章 歸途路漫漫
 
    此時的方舟內,如一個喧嘩的鬧市,剛剛上來的人們,都不明白要發生什麼事情,互相之間詢問著。雖然地球上的大部分人搬遷到了銀河系其他星球上,但是,還是有許多無法適應高速飛行的人們,在地球上生活著,此時,方舟裏人挨人,人擠人的現象仍然會時有發生。
 
      催破天被臨時提升為方舟安全處的總負責人。剛剛給部下們開完會的他,將方舟內各個層位的維持秩序的人員分配完畢後,趾高氣揚的帶著手下巡視自己負責的上等區域。一個喜歡拍馬屁的手下,貼近他問到:“處長,聽說您親眼看見李強祖師爺來的?”“那當然了,那場面是相當的壯觀,祖師爺就象金甲天神一樣……”
 
      他們正說著,前面過道處擠滿了不知所措的人們,有的哭泣自己不知道還能不能活著回家;有的埋怨聯盟的人不講理;有的說要去找負責人評理,爭取下方舟回家。
 
      一群打鬧著的孩子可是自在了,在人群中間擠來擠去,急的大人們團團轉……。
 
      “吵什麼吵什麼!都給我規矩點!”催破天用他那粗野的嗓音對著人群大聲喊到,其他和他一起的人也都附和著開始維持現場的秩序。“告訴你們,在這裏我是老大,誰敢在故意想鬧事,壞我祖師爺的事,我就開除他的“球”籍。”望著這個兇神惡煞般的單細胞,喧鬧人群安靜了許多。
 
      “你,馬上和其他層位的兄弟們說,一定要維持好各層的秩序,如果出了什麼亂子,就別想再混了!”他大聲對身邊的手下說道,說完轉身氣呼呼地走了。
 
      安靜下來的人們,慢慢地按照自己的艙位號碼,開始找自己休息的地方,個個層位也都逐漸的恢復了平靜。
 
      李強看著玉麒麟,用神之語說道:“小白,一會兒你負責趙治的安全,並將這個方舟拖到月球和地球中間的位置,記住要輕和穩!明白嗎?”
 
      “放心大哥,這點小事沒有問題。”小白自信的說道。
 
      李強微笑著向小白投去了贊許的目光。許多年的患難與共,他們兩個就像是兄弟一樣的默契,那樣的心心相通。
 
      “呵呵,那好,演出開始了!”李強詼諧地說道。
 
      於是,小白歡快的跑開李強的身邊,一股輕柔的氣息將趙治圍住,和小白一起向空中飛去。看著小白已經開始準備,李強也如一葉飄絮一般向空中飛去了……。
 
      方舟內的人們什麼時候見過這種現象,隔著舷窗傻傻的看著,心想:媽呀,這還是人嗎!
 
      當李強和小白帶著趙治穿過稀薄的大氣層以後,停了下來。此時,小白玉麒麟的身形開始發生巨大的變化,由半人高,逐漸變成一隻數丈高、巨大的麒麟摸樣,五形本相顯現了出來。只見他渾身白金色,一對棗木色的龍角,海藍色的眼睛,紅色的棕毛、尾毛和鰭毛,四隻蹄子均為土黃色,渾身散發出一股柔和的、渾厚的五色神氣,暗香飄溢,更顯得無比雍容華貴、神聖無比。趙治靜靜的盤坐在小白為他佈置得禁制內,盡情的、忘我的感受著王者之氣。
 
      當小白感覺到本原變化完成以後,他前腿向前微弓,後腿猛蹲,倆隻海藍色的眼睛,激射出無數道柔和的藍光,快速向方舟的底部伸延,逐漸將方舟各個平面,附著了一層一尺厚、透明的藍色氣霧。“嗷---”隨著小白輕柔的一聲低吼,頸項上的馭獸元發出陣陣叮噹悅耳的、如磬般的聲響,方舟慢慢的、輕快的飄離地面,向太空中飛去。方舟內的人們微感失重,親身感受到了這神奇的一幕,用膜拜的眼光看著舷窗外,此時的方舟內,靜得掉一根針都能夠聽見,誰也不願意錯過這萬載難遇的一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大約24小時以後,小白順利將方舟穩穩放置在月球與地球之間。不敢有絲毫大意的小白,繼續維持著方舟的平衡。
 
      李強手持暗金色天尊權杖,在空中靜靜的看著遠處的地球,放出神識對地球進行了大範圍的搜尋,感覺無誤後,將權杖懸停在身旁,雙腿盤坐,放出一個球形禁制,將自己和權杖包裹在其中,雙手交替輪換,變幻著無數種天尊手印,一道道七彩的光環在手印之間盤環,隨著最後一道手印的完成,李強雙手輕輕揮出,一股濃厚的一清混柔氣向遠處地球表面飄去,慢慢將地球包裹在一清混柔氣之中,一天的時間,一清混柔氣順利將地球封閉,並慢慢的自東向西旋轉開來。
 
      第二天,李強再次打出天尊手印,與上次不同的是這一次的速度慢了許多,手印間環繞的是藍色的光環,完成最後一道手印的李強,再次揮出雙手,三清先天氣迅速向地球飛去,穩穩的將第一層旋轉的一清混柔氣罩,包裹在其中,處於靜止狀態。此時地球表面成為了海藍色,在寂靜的太空中顯得無比的神秘。
 
      時間很快進入第三天,李強的天尊手印變幻的越來越快,暗金色的神秘氣質在雙手間快速滾動,迅速吸收著外界的能量,隨著李強的一聲低喝,快速將二清混剛氣打出,二清混剛氣飛快的向藍色的地球飛去,將其吞沒,並自西向東飛快的旋轉起來。黑暗的太空中零星能量,被暗金色球體快速旋轉時強大吸力所吸引,被一絲絲拖扯入暗金球體之內,此時,李強重新孕育地球的計畫基本完成。望著外裹暗金色的地球,李強稍稍松了一口氣。
 
      此時離得過近的小白,承受著暗金色地球強大的吸引力,有些吃力的維持著方舟的平衡。看到這裏李強揮出一股渾厚的混柔氣,潛入小白體內,小白頓時感到精力充沛無比,雙眼藍光更盛起來。
 
      三天,方舟內的人們都被著無上的神奇所震撼,一個全新的神的形象,在人們心中悄然誕生,人們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其餘的時間都是在靜靜地觀看著每一天的變化,為自己心目中神的安危所祈禱。
 
     王潛一行門人弟子,自一開始就圍坐在方舟內最寬敞,視線最好的地方。驚訝之余,讚美之餘,崇拜之余,按照趙治的囑咐,認真修煉,感受著每一天帶給自己驚人的變化,也更加堅定了沿著修真道路繼續走下去的信心。
 
      連續七天孕育,李強每天都按照自己心目中美好地球的形象,運用《混沌天經》中記載的造物篇,運用天尊手印,不斷揉入暗金色的地球球體之中,快速轉動的球體內七彩祥光,如焰火般時隱時現。造物篇充滿造物者對世間萬物的感悟,李強在這第一次的運用中,全身心地體味著其中深奧的妙法,就像過去修行中的練器一般,精心的刻畫著自己心目中的地球家園。暗神之力就像一層層溫熱的爐火,練制著已經破爛不已的地球。太陽系內其他星球,也在這七天之中,貪婪的吸食著宇宙初始的混沌氣息,快速轉化為新生能量。
 
      七天之後,如混沌初開一般,已經煥發生機的地球,在李強收起層層氣質之後,逐漸顯露出來。太空之中,一顆美麗的水藍色星球,呈現在了人們的眼前,過去那一半枯黃已經不復存在了。看到自己的家園如此漂亮的在自己眼前出現,方舟上的人們無不歡聲雷動,歡樂喜悅的氣氛充滿了整個方周之內。滿含熱淚的王潛,激動得跪地哭著說道:“感謝祖師的恩賜啊!”其他弟子也都激動得跪地哭拜。
 
     李強滿意地將望向地球的眼光收回,轉向小白。此時的小白也有些吃驚的看著這不可思議的變化,由衷地被心目中的大哥李強所折服。“小白,別愣了,將方舟慢慢放下,我們也該啟程了。”李強用神之語說道,“大哥你也太牛了,這還是那個爛星球嗎?”還沒有回過味來的小白癡癡地說道。“哎,這也是我為我的家鄉能做的最後一點事情了。”
 
      小白按照李強的吩咐,順利將方舟輕輕放置在了那綠草如茵的平原上,同時將趙治放回地面,剛到地面的趙治,馬上感覺到了撲面而來的靈氣,藍藍的天空,白雲飄蕩,碧水清清,微風撫面,各種鳥兒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飛翔、歡叫,慶祝這家園的新生。趙治帶著弟子們高興的在空中瞬移欣賞者著每一處美麗,沉浸在迷人的美景之中。
 
      看見人們歡快的場面,李強心滿意足的對小白說:“啟程回神域。”於是,兩道金色的流光,劃破天邊向西而去。依然沉浸在喜悅之中的趙治,突然想起了李強,急急得問身邊的弟子:“老大呢?”此時才想到往回趕,王潛緊跟在趙治身邊,安慰道:“師傅,祖師爺一定還在等著我們的,您別太著急。”趙治沒有回答,依然悶著頭往回去的方向飛馳。突然,一個弟子大聲說道:“看,西邊那道金色的流光好漂亮啊!”聽見說話聲,趙治猛地定下來,順著那個弟子的手指方向看去,遠處的金色的流光依然在延伸著。趙治急忙帶領所有弟子,向流光勢去的方向哭拜著,訴說著不捨得心情……。
 
      李強帶著小白在太空中飛快的穿行著,自己熟悉的修真星球不斷在眼前出現,如果不是為了要急著趕回神域和犬神商量救傅大哥的事情,他真想好好的和朋友們聚一聚。
 
      當流光劃過原界的時候,魅兒、雲鈺、寒女、莫懷遠、琦君煞、花媚娘、幹善庸、黛南楓禦、侯霹淨等等與李強有著生死之交的朋友們,心裏都產生了同一個念頭:“李強回來了!”分分停下手中忙著的事情,飛上天空等待著日思夜想的好朋友、好兄弟、好主公的回歸。結果只看見遠處那一流金色的流光,根本不見李強的蹤影。相互遇見的朋友們紛紛詢問為什麼出來,卻驚奇的發現結果都是一樣??李強回來了!
 
      魅兒失望的噘著嘴生氣地說道:“臭哥哥要是你真得回來了,不來看我,我就……”
 
      “哇”的一聲,魅兒忍不住終於傷心的大哭起來,“哥,我想你,嗚嗚……”
 
    <a href=http://html.hjsm.tom.com>幻劍書盟 http://html.hjsm.tom.com 歡迎各位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熱門的連載小說盡在幻劍書盟!</a>
本書∷來自∷幻 m42 劍 x95 書 x33 盟   閱讀無限 c31 贏在幻劍!
 
    第四章 天真成神
 
    魅兒的哭聲也觸動了雲鈺、寒女的心事,兩姐妹望著遙遠的天際,心情也是格外的壓抑,淚水在眼眶中不住的打轉。
 
      看著他們三個難受的樣子,花媚娘首先來到魅兒的身邊,“看看,都是一界之主了,還哭成這個樣子,乖,聽姐姐話咱不哭了,要是李強兄弟看見你哭成這個樣子,還不笑掉大牙啊!”花媚娘用雙手輕輕將魅兒攬在懷裏,安慰著傷心的魅兒。
 
      “姐姐,是不是李強真得回來過了,要不我們不會同時有他回來的感覺啊!”雲鈺雙眼含著淚,還不死心的看著花媚娘說到。寒女仍然冷冷的望著遠方,強烈抑制著自己思念的情緒。
 
      花媚娘輕輕歎了一口說道:“也許他來過,因為有急事,所以沒有停下是可能的,要不李強兄弟是不會不來看我們的!”花媚娘非常肯定的輕拍著魅兒說道。
 
      “好了幾個丫頭,如果那個臭小子回來了,沒有來看咱們,哼!下次見到他我一定饒不了他!”看著幾個女士傷心的樣子,琦君煞走上來狠狠地說道。幹善庸、黛南楓禦、侯霹淨等一行人,也都上來安慰著她們三個。
 
      這時,厲無邪、火癡、七老也趕了上來,滿臉興奮的問道:“李強主公回來了嗎?”並四處尋找著。
 
      “別找了,你們也感覺到了?”琦君煞有些生氣的大聲說道。
 
      “是的,感覺非常強烈,難道我們大家都感覺一樣?!”厲無邪不敢相信地說道。
 
      “哇”的一聲,本已經平靜了許多的魅兒,又哭了起來。雖然魅兒現在已經是原界之主,統領著不次於仙界實力,但是在眾位仙家朋友的心目中,依然把她當做小妹妹一樣看待。
 
      雖然她不顧身份的一再哭泣,但是,沒有一個人有看不起的想法,因為朋友們都知道,只有在真正的朋友面前,才會這樣沒有顧及的發洩自己的情緒。
 
      一群人非常不高興得看著厲無邪。
 
      厲無邪立刻感覺到了自己的失言,“啊,我剛才說什麼了,呵呵,誰惹我們魅兒主公生氣了!告訴我,我去找他算帳!”厲無邪左右而言他的說到。
 
      站在一旁的朋友們都隨聲附和著,但沒有再去勸導魅兒,因為大家都知道,自從赤明飛升後把原界的重擔交給了魅兒,小魅兒既要管理好原界,又要處理好靈鬼界的事情,兩界來回跑,對誰來說都是個負擔,可是魅兒不服輸,憑著自己超長的管理能力,使兩界的發展都很順暢,就連一直認為自己智力超群的厲無邪,也不得不佩服魅兒的管理能力。長期緊張的工作,讓魅兒忘記了思念,忘記了勞累。此時,因為思念李強,從而有了一個很好的發洩機會,這對大家來說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都十分理解的在一旁懷著關切的心情,靜靜的等待著。
 
      “哭吧,妹妹,哭出來就舒服多了。”花媚娘輕搖著魅兒的身體,手輕輕拍著魅兒的肩頭,眼含著熱淚說到。雲鈺再也忍不住趴在花媚娘身上哭著說道,“姐姐,我也想他!”
 
      花媚娘伸出另一隻手把雲鈺也攔在了懷裏。
 
      寒女看了看眾人,轉身不聲不響的飛馳而去,不喜歡感情外露的她,不願意讓人看見他脆弱的一面。
 
      哭了一陣的魅兒心情輕鬆了許多,長時間的忙碌和勞累在這一哭中,被發洩得乾乾淨淨,情緒也平靜了許多。“謝謝,朋友們給我一個發洩的機會,”魅兒擦擦眼淚說到,“姐姐我好多了。”
 
      眾人看見已經風平浪靜了,黛南楓禦首先上前打趣似的說道:“呵呵,好妹子,為了我們都陪著你,你還不犒勞犒勞我們啊!”花媚娘也笑著說:“是啊,妹子,也趕上今天湊的這麼齊,咱們好好聚聚啊,平時你們都那麼忙!”“好啊,好啊,姐姐我同意!”魅兒歡快的從花媚娘身邊蹦了起來拍手說到。
 
      眾人看到魅兒性情平靜了,也都高興的拍手附和著,高高興興的向幻神天飛去。
 
      這時的李強也感應到了朋友們情緒的波動,但是,此時的他一心只是想著儘快回到神域,所以暗暗的說著對不起。“大哥,需要停一下嗎?”馱著李強飛馳的小白關心的說道。“趕路!”李強非常堅定的說道。
 
      說話間,馬上就要到通往神域的入口了,李強突然看見入口出,一個穿著白色長衫,腰系金黃色板帶,面朝入口背影躍如眼簾。一看此人的修為,還不到飛升的時候啊?李強納悶的想到:這是誰啊?
 
      此時飛升神界的入口,如水般銀亮,反射著柔和的光彩,平面還在不停的波動著,一看就知道有人剛剛進入不久。李強迅速的靜悄悄的來到了那個人的身後,輕聲說到:“朋友,不要站在這裏,被吸進去會有生命危險的!”
 
      “謝謝朋友的關心,我只是看看,啊!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裏,來了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想死我了!”那人轉過身來,發現是李強,瘋了似的抱住李強說道。
 
      李強這才認出是自己的小弟際無涯,也高興的拉住他,微笑著說到:“你是我這次來見到的第二親人,呵呵,我也很想你們啊!”李強拍著際無涯的肩膀,順勢拉著他到一旁盤腿坐下說到:“坐,哥哥的時間不多,就在這裏聊一會好了!”
 
      際無涯高興的和李強並肩坐了下來,轉眼看見了李強身邊的玉麒麟,疑惑的問到:“大哥他誰啊?”
 
      李強高興的叫過小白,“呵呵,你不認識了吧,他是小白,已經五形合一,成了真正的神獸之王了”李強邊拍著小白的背邊對際無涯說到。
 
      際無涯一聽,連忙站了起來,一拱雙手,躬身說道:“啊,恭喜小白,恭喜小白。”
 
      因為際無涯是李強的兄弟,所以小白也乖巧的蹲著抬起前腿回禮。
 
      “兄弟,你怎麼會在這裏?”李強疑惑的問到。
 
      “大哥,呵呵,不是我想提前進去,我沒有那麼傻,是天真前輩飛升,讓我陪他一起來的,但最沒有想到的是,能在這裏碰見大哥您!我真是太高興了。”
 
     “天真?沒有想到他也飛升了。兄弟,說說你修煉的如何,看你已經到了四焚天的境界,你的接班人找了嗎?”李強關心的問到。
 
      際無涯無奈的說到:“哪有時間找啊,您不知道,天真前輩每天都到我那裏,讓我陪著他不是修煉,就是拉著我去探什麼險,搞的我是頭昏腦漲的。套用天真前輩的一句老話‘我好可憐啊’呵呵!”
 
     李強“哈哈”大笑著說到:“沒錯,這是天真的本性,呵呵,兄弟可苦了你了!”
 
      “不過,你找接班人的事,也要加緊啊,這個紫炎心一直在我這裏放著,也沒有什麼用處,你可以拿去研討一下,說不定用的上。哎,自從你入了門以後,我也沒有好好的帶過你,怪大哥嗎?”李強拿出赤紅色的紫炎心,遞給際無涯,愧疚的說道。
 
      “咳,大哥,這您可就見外了,如果沒有你,我哪能看見這如此浩淼深奧的大千世界,哪能擺脫那些凡人俗事啊!自從開始修真以後,讓我明白了太多的東西,特別是從大哥您身上學到了很多的東西啊!比如大哥的豁達、對朋友的無限真誠和交往不分貴賤的為人處事風格,都對我的影響很大。”際無涯接過紫炎心,看著李強真誠地說道。
 
      看著這個逐漸成熟的小弟,李強不盡想到了自己剛剛修真時,和傅大哥在一起的情景,那時他們也是很少見面,但是傅山那開朗、豁達、交際廣泛的性格同樣影響著他。此時,兩個人都靜靜的回想著不同的往事。而李強的傷感,最終感染了際無涯,他看著李強,輕輕說道:“大哥這次回來,是為了什莫事?”
 
      “哎,是為了傅大哥的轉世”,李強傷心地說道。於是,李強便把在地球上發生的事情,和際無涯簡單的說了一遍。
 
      感受到大哥的傷心,際無涯也十分的難過。
 
      “不說了,兄弟,給接班人的築基法寶,不要太過於完美,因為凡人並不容易承受的住,能把握得恰到好處,那才是至關重要的。我當時為你修煉的心鑒之花,就是因為太過於完美,傅大哥看了以後,怕我找不到合適的接班人,就幫著我修改了一下,就這樣還是讓你吃了不少的苦!呵呵”,李強穩定了情緒,對際無涯說道。“所以,我給你傅大哥當時給我修煉的紫炎心,你好好研討一下。”
 
      “謝謝,大哥,我會好好研究的。”際無涯低頭說道。
 
      “大哥一會兒就要上路了,臨走也沒有什莫好給你了,就幫你進入五擎天境界好了。
 
      際無涯一聽可高興了,乖巧的全身放鬆地坐好了。
 
      李強輕輕將左手抵住際無涯的後腰命門處,右手輕輕放在際無涯的頭頂百匯處,兩股柔和的暗神之氣,在際無涯的體內碰到了神奕力,神奕力就像兒子見了爹一樣,順從的在暗神之力的帶領下,充盈著神心,使神心逐漸增大、膨脹,隨著一聲輕微的“波”聲在際無涯的心中響起,際無涯的金尊神心如同被放大一般,空空蕩蕩,但一股股柔和的暗神之氣在不斷的充實著,空當的神心。隨著李強的收手,際無涯也精神飽滿的睜開了雙眼說道:“謝謝大哥成全!”
 
      李強十分慎重的對際無涯說道:“你現在已經到了五擎天的瘋狂之心的境界,以後的修煉就要靠你自己了,記住!要節制,不要過分的追求突破,要循序漸進,認真體味每一個境界,這樣才能確保修煉過程中的安全!明白嗎?”
 
      “大哥放心,我一定記住您的話!”際無涯開心地回答著李強。
 
      “好了,我也該動身了,兄弟保重,好好修煉!”說完,李強系出生絕俱滅,用神之語說道:“臭小子,該你忙了,讓我和小白歇會兒。”生絕俱滅歡快的在地上伏好,並變化成一個前窄後寬的飛梭形狀,滅前生後俱左絕右,裹著一層透明的套裝禁制,顯現出無比的神秘和華麗。李強和小白坐在生字上以後,對際無涯揮了揮手,際無涯依依不捨的看著,舉起右手揮動著。
 
      生絕俱滅無聲無息的飄起,輕快的飛入了逆行通道,此時的生絕俱滅已經徹底升級為王者之器,透明的紅光照的逆行通道內無比的明亮。通道乳白色和墨黑色的能量碰到紅光,自動讓出一個圓形的通道,生絕俱滅忘形的在通道裏,左一下右一下的亂竄,顯示著自己的能力。
 
      李強也不說破,靜靜的看著通道的前方。突然,看見一個光著身子的人,被乳白色和墨黑色兩股能量,糾纏著、掙扎著,艱難的往前爬行著,嘴裏還不時地喊著:“媽呀,我好慘啊!成個神還這麼麻煩啊,我好慘啊,我的神啊,快救救我吧!呸呸,臭嘴巴,我就是神啊,哎,還是自己靠自己吧!偉大的天真大神仙啊,救救我吧!我好慘啊!”……
 
      聽著這個熟悉的聲音,李強開心的笑了起來,“呵呵,奶奶的,這麼長時間了,這傢伙還改不了自己的老毛病”。
 
    <a href=http://html.hjsm.tom.com>幻劍書盟 http://html.hjsm.tom.com 歡迎各位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熱門的連載小說盡在幻劍書盟!</a>
本書∷來自∷幻 d93 n63 l96    閱讀無限 m72 贏在幻劍!
 
    第五章 重返神域
 
    看到天真,李強開心極了,回想起這個為老不尊,四處胡鬧的“老頑童”,心裏湧起了陣陣的喜悅,真沒有想到能在此時此地碰到這個活寶。
 
      此時,生絕俱滅也慢了下來,在離天真不遠的地方同速移動,就像是碰到了什麼怪物似的,等待著李強的指令。“嗖”的一聲,小白飛快的穿出了生絕俱滅佈置的禁制,向天真慢慢走去。
 
      一看到小白出去了,李強急忙用神之語對小白傳聲到:“小白,別傷害他,他是我朋友。”
 
      “嘿嘿,大哥放心,我嚇唬嚇唬他。”小白頑皮的回答著,繼續悄悄的靠近天真。
 
      李強面帶微笑,看著天真現在的狼狽樣,同時,也感覺到通道的能量沒有威脅到天真的安全,也不再擔心他的危機,心到:呵呵,讓他吃點苦頭也好,省的到了神域不知天高地厚惹是生非。“小白,不要玩過了!”李強也童心未泯的想看看小白是怎樣逗天真的。
 
      天真嘴裏仍然在不停的念叨著,吃力的向前爬著。通道內的兩股能量就像兩雙巨大的手,左一下、右一下的拉扯著天真。自然的力量總是有一定的規律可循,爬行了一段時間的天真也有些把握了能量的運行規律,乖巧的按照能量的拉扯方向,按照Z字形的路線,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感覺到前進速度的加快,天真高興的自言自語道:“哈哈哈哈,偉大的天真大神仙太厲害了,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哈哈,我豪爽啊!我爬我爬,我爬成神……”
 
      已經輕輕在天真身後的小白,聽見天真令人發笑的話語,開心的更加想逗逗這個“老頑童”了。於是,他無聲無息的用它的一支前蹄,對著天真正在爬行的腳心撓了一下。
 
      “嗷”,天真大叫一聲,瘋狂的往前爬著,“媽呀,誰在我後面啊,天真大神仙啊,你快別鬧了,腳癢癢也不要在這個時候啊,會嚇死人的啊!”
 
      瘋爬了一陣的天真,感覺身後好像沒有什麼動靜了,大著膽子,左右搖晃著慢慢回過頭來……這一回頭,天真仿佛感覺到自己的所有的膽氣都跑得無影無蹤了,坐在通道中間,邊搖晃,邊快速的用手捂住自己的下身,雙眼直勾勾的看著身後的一隻渾身上下,散發著迫人氣息,如怪獸般的玉麒麟,“媽呀,我好慘啊,我不成神了好不好。”天真已經感覺到了自己與這只玉麒麟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失望的大聲喊道,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倒楣。
 
      小白沒有回應,只是瞪著那幽藍色的雙眼,又向天真靠了上去。
 
      一陣恐怖的氣息,湧上天真的心頭。求生的本能,讓天真來了勇氣猛地站了起來,一股神人的氣息自然從身體上發出,使他手捂下身站立的身體不在晃動,通道內的兩股能量也被他推開身週一尺多寬。天真心想:“拼了,寧在獸嘴拼搏亡,不做懦弱膽小神!我好慘啊!”
 
      看著天真準備拼命的樣子,小白有些開心地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李強,然後,回過頭來,搖了搖漂亮的尾巴,蹲下來看著光溜溜的天真說道:“嘿,老頭,你是天真嗎?你怎麼光著身體啊?不冷嗎?”
 
      即將成神的天真,同樣可以感覺到小白神之語的意思。聽見小白帶有取笑意思的話,天真心的話,“怪了,他怎麼認識我。”有些吃驚的天真仍然保持著高度的警惕,無聲的看著這只奇怪的玉麒麟。
 
      “呵呵,我是小白啊,不認識我了,我是李強大哥的小白啊。”小白不想在嚇唬這個“可憐”的老頭,對天真說了實話。
 
      “啊,你是那只和李強在一起的畜生?”天真吃驚的、不加考慮的脫口說到。
 
      “呼”的一聲,小白生氣的站了起來,一股強大的王著之氣,從小白的身上狂飆而出,天真光溜溜的身體,如被卷起的樹葉般向通道深處飛去……
 
      “小白不要。”聽到天真說出這樣的話,李強知道小白要生氣了,飛快的沖出生絕俱滅來到小白的身邊。“大哥,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